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狂神 > 第一五六章 天界神獸

第一五六章 天界神獸

新書推薦:天帝神將、萬道神皇、索之途、我的系統實在太坑了、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紫羅蘭織夢、我真的只是個菜鳥、終極墓園系統、我有一個萬古超神帝皇系統、我有一個反差值系統、

    我微微一笑,沖卡丘道:“他說你沒用,你不高興了是不是睡吧?!?br />
    我覺,我散出的能量越大,卡丘就越容易困,我增強了肩頭的結界,它頓時打個哈欠,小圓眼睛眨了眨,進入了夢鄉。

    正向前飛著,梵日天龍突然咦了一聲翔,前面好像有神獸的氣息,咱們過去看看吧?!?br />
    我搖了搖頭是不要了,你可答應過我,不讓神獸卷入我的麻煩當中?!?br />
    我也已經感覺到了,左前方不遠處有水流的聲音,那里應該是一條河流,在水聲之旁,有三個實力不弱的氣息。

    梵日天龍陪笑道:“他們現在一定認不出我的樣子,很久沒回來了,我真的很想看看這些兄弟生活得怎么樣了。我只偷偷的看一眼,咱們就走。我保證,絕對不驚動他們,絕對不讓他們認出我的身份,如何?”

    我看了他一眼,確實,離開這么多年了,想念自己的兄弟是人之常情。

    我嘆了口氣吧,不過不要停留時間太長。梵日,我看你還是回到你的族人當中去吧,只要你告訴我神都怎么走就行了,我自己的事還是讓我自己解決吧?!?br />
    梵日天龍瞪了我一眼怎么行,你想讓我背信棄義嗎?既然說過要幫你,就一定會幫到底的。走吧,快跟我過去看看。那幾只神獸的氣息都很熟悉,應該是我的老兄弟了?!闭f完,他轉身就沖有神獸氣息的方向飛去。

    我搖了搖頭,催動體內神力跟了上去。

    我們翻過一個山坡,又穿過一片樹林,水流的聲音越來越響,叮叮咚咚異常悅耳。

    梵日天龍眼中流露著炙熱的氣息,一臉期望的向前飛去。

    一條寬闊的河流出現在我們面前,碧藍的河水清澈見底,在天使之日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看上去異常美麗。

    在河畔上有三只巨大的生物,最左側是一只巨大的蜥蜴,身長足有五丈開外,它全身都包裹在厚厚的暗青色鱗片內,肋生雙翼,四只巨大的腳爪牢固的支撐在地上,巨大的長嘴正伸到河中喝水。

    中間的是一只白色的如同獅子一般的神獸,和獅子的區別不大,身長約一丈五左右,他背后生有一對雪白的翅膀,額頭有一只金色的獨角,獨角下有一道金線一直延伸到尾部。

    最右側是一只沒見過的四角怪獸,他的個頭不大,只有半丈左右的身長,全身長著暗紅色的棕毛,頭上有兩只彎曲的短角,有點像鹿,而身下的四角上卻有著銳利的爪子,尾巴不長,微微翹起。

    當我們一穿出樹林看到他們時,這只怪獸最先有反應,扭頭向我們看來,一雙菱形的眼睛閃爍著暗紅的光芒,帶著一絲敵意。

    給我的感覺,這三頭神獸之中反而是那最右側體形最小的威脅最大,他身上雖然沒有散出強大的氣勢,但他那陰沉的眼神和沉著的氣度卻讓我能深刻的感覺到他的強大。

    梵日天龍的氣息似乎有些急促,他的身體微微的顫動著,似乎很激動。

    我看了他一眼,傳音道:“你認識他們嗎?”

    梵日天龍點了點頭,傳音道:“都認識,最右側的就是在神獸中地位僅次于我的暗血麒麟,他是我最好的兄弟。雷翔,恐怕我的身份隱藏不住了,暗血最厲害的能力就是分辨,不論任何神族的變身都無法逃過他的眼睛,我也不行?!?br />
    梵日天龍的聲音有些低沉沙啞,情緒波動很厲害。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中非常明白他現在的感受,點了點頭去吧,和你的兄弟相認吧。這么多年過去了,他們一定很想你?!?br />
    我不能因為我自己的事而讓梵日痛苦,面對自己的兄弟而不能相認的感覺雖然我沒有經歷過,但我卻能清楚的明白那種感覺。

    梵日天龍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一步一步向著河邊的三只神獸走去。

    這時,另外兩只神獸也現了我們的存在,抬起頭,面向我們。

    暗血麒麟掉轉身形,眼中的紅光大盛,死死的盯著逐漸近的梵日天龍。

    另外兩只神獸警惕的近他身旁,那只蜥蜴狀的神獸甩了甩頭,無數水珠從他頭上甩出,威脅似的呲出尖銳的獠牙。

    白光一閃,那頭獅子似的神獸躥了起來,輕巧的落在梵日天龍身前,他龐大的身軀并沒有制造出任何聲響,頭上的獨角亮了起來:“你是哪里來的,以前我怎么沒見過你?”他的聲音清亮悅耳,疑惑的打量著梵日。

    梵日天龍看了他一眼背,這么多年了,你還是一點都沒有變?!?br />
    被他稱作金背的獅子神獸微微一愣,向后退了兩步認識我?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從人界剛升上來的龍王吧?”

    陰冷的聲音從金背身后響起:“退下?!?br />
    一聽到這個這個聲音,樣子威武的金背身體一顫,回頭看了暗血一眼,閃到一旁。

    暗血麒麟依舊牢牢的盯著梵日天龍,兩只神獸的目光在空中接觸,暗血邁動步伐,向梵日迎了上來。

    梵日天龍也一步一步向他走去,當他們的距離接近到一丈時,同時站住了。

    梵日天龍的聲音有些顫抖:“暗血,你還好嗎?”

    暗血目光閃動,兩條前腿突然跪倒在地,他的聲音不再沉穩,激動的有些尖銳:“大哥,大哥,是你嗎?”

    梵日天龍昂起頭,仰天長吟,聲浪滾滾而起,龍吟之聲滔滔不絕的從他的龍頭中涌出,他的身體開始了變化,銀色的鱗片變回了紅色,頭上的長角又重新出現,六只巨大的龍翼從背后展開,身體驟然膨脹到二十丈大小。

    被我護在結界內的小卡丘被這巨大的聲音驚醒,驚慌失措的向四周看去。

    當它看到梵日天龍的原身時,毛茸茸的身體不由得一陣顫抖,緊緊的貼在我盔甲上。

    當完全變成本體之后,梵日天龍才終止了龍吟之聲,看著眼前的暗血麒麟和另外兩只全身顫抖的伏在地上的神獸,嘆息道:“兄弟,是我啊,我終于又回來了。你還好嗎?”

    暗血麒麟仰天長嘯,嘯聲中充滿了喜悅之情。

    他騰空而起,全身紅光閃爍,漂浮到梵日天龍的大頭之前:“大哥,你真的回來了。太好了,我剛才還以為是自己太思念你了,判斷錯誤呢,沒想到真的是你。兄弟們都好想念你??!”暗血麒麟激動得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

    梵日天龍唏噓道:“我也想你們??!暗血,現在大家都怎么樣了?”

    暗血身上紅光一閃,竟然在空中變成了人形,身上用能量幻化出一身暗紅色的勁裝,暗紅色長飄揚在身后,容貌剛毅,帶著一股冷厲的氣息,最奇特的,是他的右臂上并沒有衣服覆蓋,取而代之的是一層細密的暗紅色鱗片。

    漂浮在那里,他嘆息道:“大哥,自從你被神王抓走以后,兄弟們都以為你完了。我們集合起來向有翼神族動了幾次攻擊,想讓他們把你交出來,可惜他們的實力太強了,兄弟們折損了不少。我們和有翼神族足足對峙了數百年,現在眾兄弟都分散在神界之中,再不像以前你在的時候聚集在一起了。分散以后,力量更弱了。大哥,你這些年是怎么過的?”

    梵日天龍身形一閃,全身光芒迸,竟然也變化成了人形,他變身以后的樣子和暗血麒麟很相像,只不過頭上多了一根獨角而已。

    他猛地沖上去,和暗血麒麟擁抱在一起,兩人顯得都異常激動。

    良久,梵日天龍松開暗血麒麟些年我一直被神王封印在人界,前不久才逃了出來。這不剛回來就遇到你了了,我給你引見一個人,就是他將我救出來的。雷翔,見見我兄弟吧?!?br />
    聽他招呼我,我意念一動,已經出現在他們身旁,沖暗血麒麟點了點頭好,我叫雷翔?!?br />
    暗血麒麟驚訝的看了我幾眼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應該是二級神祗的實力,你是無翼神系的人嗎?”

    梵日天龍剛想說話,卻被我攔住了,我非常清楚,暗血麒麟之所以辨認不出我的身份,是因為我沒有穿狂神鎧甲的緣故。

    我不想讓梵日天龍把我的身份說破,搶著道:是無翼神系中人,無意中在人界救了梵日?!?br />
    暗血麒麟懇切的說道:“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大哥,你是我們神獸的救星??!自從大哥被抓了以后,我們神獸的心也散了,以我的能力還不足以服眾?!?br />
    他轉向梵日天龍,接著道:“大哥,這回你回來就什么事都好辦了,只要你登高一呼,我相信一定能讓兄弟們重新凝聚在一起,就算我們不能和有翼神系對抗,也能在神界站穩腳步了?!?br />
    梵日天龍看了我一眼件事以后再說吧,我要先和雷翔兄弟去神都辦點事情?!?br />
    既然梵日天龍的身份已經被他的兄弟認出來了,我已經不想讓他再跟我去了,趕忙沖他使了個眼色日,你就別跟我去了,我一個人能行的。你還是和你的兄弟們在一起吧。放心,我一切都會小心的?!?br />
    梵日天龍怫然不悅道:“那怎么行,既然當初咱們說好了要一起去,我就一定要去幫你。別勸我,如果你不讓我跟著你的話,我就帶著兄弟們去找有翼神族的晦氣,那不是你想看到的吧?!?br />
    聽了他的話,我不禁暗暗苦笑,他倒威脅起我來了。

    他已經這么說了,我還怎么能反駁他?

    梵日天龍得意的看了我一眼,沖暗血麒麟道:“對了,兄弟,最近你有沒有聽到有翼神族那邊有什么動靜,告死天使加百列在不在神都?”

    暗血麒麟疑惑的看了看我們道:“神界最近生了不少事,我聽手下兄弟說,告死天使加百列由于私自下到人界中干了什么事,已經被神王囚禁起來了,現在就關押在神都之中,聽說這回神王非常生氣。因為這件事,冥王哈迪司親自帶著冥界十二巫前來問罪,弄得有翼神族灰頭土臉的,神王因為是自己這邊人犯了父神當年訂下的天條,只能忍氣吞聲,這回他們可是吃癟了。還有一件大事,不知道神王從哪里又弄出了一個女兒,過些天要給她女兒正式策封神位呢,就在神都的天使祭壇舉行?!?br />
    給女兒策封神位?如果照加百列所說,紫嫣是神王的女兒,那這個策封就一定是為她舉行的。

    我心中頓時激動異常,急問道:“你知不知道這位公主叫什么名字?”

    暗血麒麟搖了搖頭個就不太清楚了,不過,聽說神王的女兒也有一級神祗的能力,這回神族可就更威風了?!?br />
    我和梵日天龍面面相覷,梵日天龍知道我不想讓自己的事被暗血麒麟他們知道,傳音道:“雷翔,那咱們就趕快去神都吧,只要能趕上策封儀式,你就能看到那公主是不是你妻子了?!?br />
    我點了點頭,看了暗血一眼,又看看梵日天龍真的要跟我一起去嗎?”

    梵日天龍堅定的點了點頭一定要去,你在神界人生地不熟的,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彼D向暗血道:“既然咱們已經見面了,你就把我回來的事告訴兄弟們吧,有機會咱們一定能再聚在一起的?!?br />
    暗血皺眉道:“大哥,你現在就要走嗎?”

    梵日天龍哈哈一笑們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的性格你還不了解嗎?我只要認準了什么事就一定會立刻去做。行了,我要走了?!?br />
    暗血沉聲道:“大哥,你們是不是要上神都找有翼神族的麻煩?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br />
    我心中暗凜,這暗血麒麟不愧在神獸中地位僅次于梵日,從我們簡單的幾句話中,就能聯想到我們要去做什么。

    梵日天龍看了我一眼必了,我們不是要找什么麻煩,我這兄弟想去找個人而已。對了,無翼神系最近這些年有沒有什么動靜?”

    暗血似乎并沒有真的相信梵日天龍的話,沉吟了一下翼神系自從他們的領袖狂神提奧曼迪司消失以后,就一直很平靜,都隱居在神界比較偏遠的地方。前些天,我聽金背說光神蘇迪曼似乎在召集無翼神系,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金背,你過來,說給大哥聽?!?br />
    獅子模樣的金背趕忙躥了過來,恭敬的沖梵日天龍道:“老大,原來是你??!我剛才都沒認出來,您可別在意。是這樣的,前些天我經過旬日天山的時候,無意中看到兩個無翼神系的人在交談,就偷聽了他們的話,好像是說光神蘇迪曼召集他們到旬日山議事,具體是什么事他們沒有說,我也就不知道了?!?br />
    梵日天龍沖暗血麒麟道:“兄弟,我們要走了。你盡快把大家都召集起來,等我從神都回來,就去看大家,就在以前的神獸山見吧?!?br />
    暗血麒麟點頭道:“好吧,大哥,你一切小心,多保重?!彼钌畹目戳宋乙谎?,低下頭,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梵日天龍沖我道:“咱們走?!彼眢w一飄,飛了起來,在空中又變成了龍王神獸的模樣。

    我沖暗血麒麟點頭示意之后,身體飄起,追了上去。

    飛到梵日天龍身邊,我問道:“梵日,既然你能變類的模樣,為什么還要弄成現在這樣?讓人以為你是無翼神系的人不是更不容易被注意到嗎?”

    梵日天龍道:“沒你想的那么容易,雖然我能夠變成無翼神系的模樣,但我們神獸只要變無法掩蓋住自己最顯著的特點,神界中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比如我,你剛才也看到了,我變形的時候,頭上的長角就無法掩蓋住了。暗血兄弟變形之后,他最厲害的麒麟臂不也露在外面嗎?那樣更容易被誤會,還不如現在這樣的好。你要知道,我那根獨角在神界中還是有些名氣的。如果讓天使部隊看到,恐怕不用我們去找神王,她就來找咱們了,所以還是這樣保險一些?!?br />
    原來是這樣,神界的事我還是太不了解了,多虧有梵日天龍在,否則,恐怕我現在已經和軍天使索連特打起來了。

    我心中一動日,剛才我忘記問你那兄弟策封儀式具體是什么時間舉行了?!?br />
    梵日天龍哈哈一笑個你不用擔心,神族一般舉行什么大的典禮,都是在天使之日流淚的時候,咱們只要在天使之日流淚之前趕到神都就可以了我看,還有人界日大約三十天左右的時間吧,完全來得及了?!?br />
    我愣道:“天使之日流淚?那是為什么?”

    梵日天龍道:“為什么我不知道,應該是創世神弄的吧,從神界剛剛誕生的時候,天使之日隔一段時間就會流一次眼淚,那可是神界的奇景之一啊,大約相當于你們人類日半年時間左右會出現一次?!?br />
    他指著空中的天使之日看,現在的天使之日光芒還不算最亮,等到亮度達到一定程度之時,就會流淚,那時候,天使之日就像活了一樣,仿佛有一個天使在空中舞蹈。天使之日的眼淚是淡淡的藍色,傳說這藍色的眼淚可以治療一切的傷痛,即使是死了,也可以復活。以前神王曾經運用自己的神力想升上空中得到天使之淚,卻沒有成功?!?br />
    我被這神界的故事牢牢的吸引了,不禁聯想到,天使之日啊,你是在為提奧曼迪司大哥和菲爾云那公主的悲劇而流淚嗎?

    搖了搖頭,我將這個想法甩掉。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剛才梵日天龍已經說過了,天使之日是從神界誕生以來就開始流淚了。

    足足飛了五天的時間,我們才停下來休息,雖然體內的能量并沒有消耗多少,但長時間的趕路,卻讓我們的精神非常疲憊。

    梵日天龍舒服的在一棵巨大的樹下,閉著眼睛道:“雷翔,咱們不用那么趕,你想把老哥我累死嗎?”

    我捧著小卡丘,看著它絨毛覆蓋下的小嘴么會呢?你是堂堂的神獸之王,飛幾天算得了什么。小卡丘,你怎么好像長大了一些?”

    這幾天我們在飛行的時候,小卡丘就一直睡在我肩膀上,直到剛才我們停下來,它才清醒,它身上的藍色容貌似乎比以前亮了一些,個頭也長大了少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神力滋潤的緣故。

    小卡丘伸出可愛的紅色小舌頭,小鼻子聳了聳,沖我做出一個鬼臉。

    我拍拍它的頭,心里舒服了許多。

    梵日天龍道:“如果像咱們這樣趕路,再有四五天就可以到達神都了。雷翔,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咱們這次失敗了會有什么后果?”

    我搖了搖頭,將小卡丘放回肩頭有,我從來沒有想過后果,也不愿意去想。不論有什么后果,這件事我都必須要去做,紫嫣已經正式和我成婚了,她是我最愛的妻子,只要有一線希望,我也要把她救回到我身邊?!?br />
    梵日天龍道:“其實,你知道嗎?只要你顯露出狂神的身份,就算失敗了,神王也未必會為難你的?!?br />
    我微微一愣是為什么?神王不是和加百列穿一條腿褲子嗎?如果不是她,提奧曼迪司大哥也不會被冤枉致死了?!?br />
    梵日天龍睜開眼睛,凝視著我道:“就算如此,她也不會過于為難你,你不要忘記了,你現在是一級神祗。一級神祗象征著什么,你明白嗎?那不但象征著權力和實力,也象征著你是創世神最親近的孩子。你太小看一級神祗在神界的影響力了,當初即使是提奧曼迪司有叛變神界的罪證,神王也只是將他囚禁起來而已,之所以被打成重傷,那完全是其他幾大天使長私下的作為。你繼承了狂神的神位以后,初回神界,從來都沒有做過任何威脅到神界的事,神王沒有任何理由處罰你。就算這回你去救你妻子,也并不是什么大錯。她絕對不敢殺你的,最多也就是把你囚禁起來而已,所以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隨便殺人,如果你殺了有翼神族的天使,引起眾怒,那就不好辦了,明白嗎?”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呢?如果是你去策封儀式上搗亂,會有什么結果?”

    梵日天龍灑然一笑本來就是以搗亂出名的,能有什么結果,無非就是被再次囚禁,或者被神王殺掉。囚禁的可能性會大一點吧?!?br />
    雖然他說得輕松,但我的心卻劇烈的顫動起來。

    梵日天龍為了幫助我,竟然不惜再次被神王所抓,我們認識的時間并不長,并沒有像盤宗、金銀那樣深厚的感情,他竟然愿意為我付出這么多,我怎么能不感動呢!

    我正色道:“梵日,你答應我一件事?!?br />
    “什么?”

    “既然你也說了,神王并不會殺了我,策封儀式的時候,你一定不要出手,讓我自己來?!?br />
    梵日天龍搖頭道:“那怎么行,我去就是為了幫你的,如果不出手,那還談得上什么幫?!?br />
    我嘆了口氣你已經幫了我很大忙了。你告訴了我這么多關于神界的事,還把我帶到神都,這都是我自己無法做到的,答應我,否則,如果你受到什么傷害,我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br />
    梵日天龍凝視著我的眼睛,半晌沒有吭聲。

    良久,他才鄭重的點了點頭吧,只要你沒有危險,我盡量不出手就是了?!?br />
    我腦中神思一動,感覺到周圍有其他人的氣息,梵日天龍也感覺到了,我傳音道:“咱們要不要躲一下?”

    梵日天龍搖頭道:“不用,在神界沒有人會隨便過問他人之事的?!?br />
    正在我們說話間,破空之聲響起,七八名兩翼天使飛了過來,他們的模樣都很俊美,其中有兩個是女性,他們只是看了我們一眼,沖我們友善的笑笑,就飛了過去,并沒有過多的停留。

    他們身上散出的能量并不算強烈,連天云也比不上,看著他們逐漸遠去,我才松了口氣。

    梵日天龍笑道:“用不著那么緊張,這不是沒事嗎?這種普通的有翼神族應該是生活在附近?!?br />
    我剛要說話,卻又現了有人接近,五天以來,我們都沒遇到過什么神族,今天這是怎么了。

    幾條身影飛快的向我們的方向移動著,一會兒的工夫已經來到我們近前,一共是三個人,他們并沒有羽翼,應該是無翼神系中人了。

    他們穿著同樣的白色服裝,頭上都有一個白光閃爍的神徽,神徽并不復雜,從他們身上散出的能量看,應該和剛才過去的兩翼天使有著差不多的實力。

    和剛才的兩翼天使一樣,他們也有著同樣俊美的容貌,全是男性,他身上的光元素氣息很濃烈,應該是擅長光系的能量。

    他們直接向我走了過來,中間的一人客氣的沖我道:“你好,你們是要去參加神果采摘的嗎?”

    我小心的將自己的神力收斂住,悄悄的催動眉心處的紫色六角,身上散出淡淡的黑色光芒。

    沒等我回答,梵日天龍驚喜的說道:“神果采摘?又有神果成熟了嗎?在哪里?”

    向我說話的那人看了梵日天龍幾眼,沖他點了下頭的,月羅神果成熟了,比較好的已經送去神都了,這次成熟的數量很多,我們的老師廣邀神友前去旬日山品嘗身上的暗元素很純凈,應該是絲蘭老師在外面游歷的弟子吧,我們是蘇迪曼老師的弟子,也一直在外游歷,這回老師招我們回來參加盛會才回來的。既然趕上了,就一起去吧,絲蘭老師也在那里?!?br />
    原來他們是光神蘇迪曼的弟子,他們所說的旬日山應該就是金背所說的蘇迪曼召集無翼神系的地方了。

    難道蘇迪曼召集他們就是為了品嘗這什么月羅神果嗎?他們誤認為我是暗之神絲蘭的弟子,如果我去了,身份很有可能會被識破。

    可是,我卻非常想見見這些當初提奧曼迪司大哥的屬下,心中不由得有些猶豫不決起來。

    梵日天龍道:“雷翔,咱們就去吧,這月羅神果成熟一次可是要六百年啊,不但味道好,而且有助于修練,是咱們神界中最好的幾種神果之一,只有光之神蘇迪曼在旬日山種植?!?br />
    我看了看他,點頭道:“好吧,那咱們就一起上路,還不知道幾位怎么稱呼?”

    和我說話的那人道:“別客氣,我叫卡瓦帝,這兩位是我的同門師弟,他叫雨舞,他叫達爾佳?!?br />
    read3;<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adtlfs.live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7627/52002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627/520026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萬古神帝、終極斗羅、滄元圖、狂神、劍道獨尊、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萬千之心、仙武帝尊、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