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狂神 > 第一四七章 火神熔若

第一四七章 火神熔若

新書推薦:天帝神將、紫羅蘭織夢、我的系統實在太坑了、終極墓園系統、我有一個反差值系統、我有一個萬古超神帝皇系統、萬道神皇、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我真的只是個菜鳥、索之途、

    刑兵身上的藍色光芒并沒有收歇,她的俏臉上突然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慘叫一聲,跌倒在地。

    我心中一驚,飄身到墨月身旁兒,你剛才下殺手了?”

    墨月茫然道:“沒有??!我沒下殺手,她自己突然變成這樣了。我剛才只是用暗黑魔力破掉她的火網而已?!?br />
    刑兵不斷在地上打滾,身體散出的藍色光芒時強時弱,慘叫聲不斷從她口中傳出。

    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皺了皺眉,照這樣下去,恐怕她會死的。

    我們和她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讓她就這么死了可不行。

    想到這里,我將狂神斗氣運遍全身,伸手向她肩膀抓去。

    好強的火能量??!即使有狂神斗氣保護,我還是感覺到那異常的灼熱。

    我終于成功的抓到她的肩膀,她體內的氣息異常紊亂,火能量不斷在她體內橫沖直撞。我瞬間明白了她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墨月問道:“老公,她怎么樣了?”

    我嘆了口氣是引火用了自己不能完全控制的能量,遭到反噬了?!?br />
    墨月道:“那你救救她吧,我可沒想殺她??!”

    我點了點頭,試探著用狂神斗氣去封鎖她身上不斷亂竄的火能量。

    刑兵的體質確實異于常人,隨便換一個人,即使是我,體內如果被這種程度的火能量肆虐,早就燒成灰燼了。

    她的經脈雖然也在被火能量破壞,但仍然能護住自己的五臟六腑,但情況很不樂觀,我現狂神斗氣雖然能暫時封印住那些火能量,但我的手只要一離開她的身體,那些火能量就會更強烈的作。

    對于火系魔法或者火系斗氣,我并不擅長,這可怎么辦?

    隨著我封印住那些肆虐的火能量,刑兵的身體逐漸放松下來,她喘著粗氣,雙目無神的看著我,虛弱的說道:“謝謝?!?br />
    我皺眉道:“謝我也沒用,如果不是你太好強,也不會弄成這樣。我現在只是封印住那些火能量,但并不能將它們消滅掉,你自己有沒有辦法,我總不能一輩子幫你輸入能量吧?”

    刑兵點了點頭懷里有一個盒子,你幫我拿出來,現在只有我師父可以救我了?!?br />
    我微微一愣,隨即探手向她懷中伸去。

    啪的一聲,我伸出的手被墨月打到一旁,她瞪了我一眼,嗔道:“不許在女孩子身上亂摸?!?br />
    我頓時尷尬異常,苦笑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工夫吃醋,救人要緊啊?!?br />
    墨月哼了一聲來?!闭f著,她用暗黑魔力包裹住自己的小手,探進了刑兵懷中,掏摸了幾下,果然拿出一個小盒子。

    盒子的樣式很精致,感覺上倒像龍神帝國出產的東西一樣,是一整塊紅色玉石整體雕刻而成的,上面有許多奇怪的花紋。

    看到這個盒子,刑兵臉上流露出一絲希望的神采:“打開它?!?br />
    我從墨月手中接過盒子,盒子上的溫度要比刑兵身上散出來的弱很多。

    我開啟玉盒,頓時一道紅光從盒子中射了出來。

    當紅光出現之時,墨月身上驟然散出藍色的光芒,我身上帶著的副水之心也躁動起來。

    我看向墨月,她茫然的從懷中掏出海洋之心,海洋之心散著強烈的光芒。

    我顧不上驚訝,向紅色玉石盒子內看去,只見一個只有拇指大小的紅色寶石出現在我眼前,圓圓的看不出什么異樣,但那耀眼的紅光正是它出的。

    能引起水之心的波動,難道它們之間有什么關系嗎?

    刑兵驚訝的看了一眼墨月手中的海洋之心到我跟前來?!?br />
    我把盒子遞到她身前,刑兵勉強把手伸到自己嘴邊,輕輕一咬,咬出一道傷口,一滴鮮血剛從她傷口中流出,頓時被她身體散的藍色光芒蒸掉了,冒起一股白煙。

    刑兵大急,又咬了一下,但還是同樣的結果。

    我道:“你是想把鮮血滴在這顆寶石上嗎?”

    刑兵急迫的點了點頭。

    我抓住她的手,用狂神斗氣抑制著她身體散的藍芒,手指在她剛才咬過的傷口上輕輕一劃,鮮血流淌而出,我趕忙用狂神斗氣包裹住使它不致于被蒸掉,迅的將鮮血滴在紅色寶石之上。

    鮮血和寶石相觸的剎那,寶石頓時光芒大盛,將水之心散出的藍芒比了下去。

    刑兵喜道:把這塊紅色寶石扔向空中,扔得越高越好?!?br />
    我看了她一眼,依言抓起寶石,向空中拋去,狂神斗氣迸之下,紅色寶石帶著長長的紅色光尾直升入高空,隨著距離越來越遠,光芒逐漸黯淡下來。

    我問道:“這樣就能找來你師父了嗎?”

    刑兵點了點頭,卻沒有再說話,眼中充滿了期望的神色,仰望著天空,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我轉身看向眾人,現盤宗、金銀、藍旋、藍兒四人都已經不見了蹤影,只有金格燦畢胤仍然站在那里為區火和余云遮擋著熱量。

    我心中一驚,難道盤宗他們受不了這高熱嗎?不應該??!以他們的功力,就算再熱一些也不會受不住,更何況他們承受的只是余熱而已。

    心中一動,我忽然明白了他們的去處,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

    金格燦畢胤的聲音落入我耳中:“雷翔,那個女火人如何了?周圍已經沒有其他火人了,你是不是把她身上的火滅了?”

    我無奈的傳音給他道:“我現在也沒辦法,那女火人引火,體內的火能量肆虐,我只能幫她穩住傷勢,已經放出信號了,待會兒她師父可能會過來。老金他們是不是去吃烤肉了?”

    金格燦畢胤微微一笑說呢?早在你湊過去的時候,他們就悄悄的溜了?!?br />
    正在我們交談之時,異變突起,天空中突然亮了起來,一道紅色的光柱直接向我站立的地方罩了下來。

    這種感覺我太熟悉了,當初加百列搶走紫嫣的時候就是這種情景,只是光柱是金色的而已。

    難道是其他神祗來搶我的月兒嗎?我心中怒意狂涌,一把抓住墨月的身體將她甩向金格燦畢胤,同時大吼一聲:“狂神戰鎧?!苯鹈⑼阁w而出,金色的狂神鎧甲一件件出現在我身上。

    在鎧甲出現的同時,我控制著自己的身體狂化了,頓時變成了狂神的樣子。

    出乎意料的,那道紅光似乎并沒有什么惡意,當它罩在我和刑兵身上時,傳來一股溫暖而親切的感覺,刑兵身上灼熱的藍光也隨著它的照射消失了。

    刑兵松了口氣父,是師父來了?!痹诩t光的照射下,她體內暴躁的火能量頓時溫和下來。

    我不禁松了口氣,從地上站起,仰望著天上的紅光。

    “刑兵,我告誡過你多少回了,不可貿然使用幽藍圣火,你的力量還無法控制它,你總是不聽個柔和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我心中疑惑,看刑兵師父出現的樣子,應該是天上的神祗才對,難道刑兵和天云一樣嗎?可她的功力比起天云來可差得遠了。

    紅光突然轉盛,刑兵嬌哼一聲,身體被紅光從地面上吸扯起來,她張開小口,不斷有藍色的光芒從口中吐出,融化在紅光之中,周圍的溫度再次升高。

    我現在無法確定刑兵的師父到底是敵是友,松開抓住刑兵的手,意念一動,已經飄身到金格燦畢胤和墨月身旁,注視著眼前的紅色光柱。

    區火嘰哩哇啦的說了幾句什么,我現在哪兒有心情理會,阻止余云的翻譯,將全部心神都集中在紅色光柱之上。

    原本虛弱的刑兵在光柱的照耀下竟然逐漸恢復了行動的能力,氣色也好了很多。

    大約過了頓飯工夫,刑兵長出一口氣,跪倒在地,恭敬的說道:“多謝師父救命之恩?!?br />
    那個柔和好聽的聲音響起:這孩子呀!”

    光柱的紅芒陡然大盛,紅光一漲即逝,在刑兵身旁卻多了一個人,一個女人。

    那是一名絕美的少女,她合著雙目,靜靜的站在光柱中央,復雜的紅色神徽符號清晰的印在她眉心之間,左手拿著一柄長長的紅色法杖,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套紅色長裙之中,只有頭、手以及一對赤足暴露在空氣之中,她的皮膚極為白皙,淡淡的光暈在肌膚下不斷的流轉。

    她的樣子看上去極為熟悉想起來了,這不是和水神蒂娜的樣子很相像嗎?

    刑兵跪倒在地,她似乎已經完全恢復了,有些呆呆的說道:“師父,您怎么現身了,您不是說不能隨便讓普通火人看到您的樣子嗎?”

    紅衣美女睜開眼搖了搖頭來這里并不是為了見你的?!闭f完,轉身向我飄了過來。

    我皺了皺眉,同樣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懸浮在空中,我們面對面的站著,紅衣美女有一雙棕色的大眼睛,眼神中偶爾會閃過一絲紅芒。

    “你是無翼神系的人?”我問道。

    看她的樣子肯定是神族,而她又沒有翅膀,再加上和水神蒂娜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我幾乎可以肯定,她就是無翼神系中人。

    “火神熔若見過狂神大人?!奔t衣美女就那么漂浮在空中向我盈盈下拜,聲音依然和剛才一樣,異常柔和,聽起來很舒服。

    我微微一愣神?”

    熔若點了點頭的,狂神大人,您終于找到這里了。不久之前,我聽蒂娜姐姐說她在人界遇到了您,就知道您總有一天會來這里尋找狂神鎧甲的頭盔?!?br />
    我冷聲道:“那這么說,你是知道頭盔在哪里了?”

    溶若點了點頭,剛想說話,卻被我攔住了:“既然你知道頭盔在哪里,那水神蒂娜也應該知道,為什么上回我問她的時候,她卻不告訴我?”

    火神熔若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微微一笑,并沒有因我的憤怒而出現情緒波動,和聲道:“并不是蒂娜姐姐不想告訴您,而是因為告訴您也沒有用。那時候,您并沒有要尋找頭盔的心思啊,而且頭盔只能您本身的能力收回。這里和晉元大6相隔萬里,我們也不知道您什么時候才會找到這里,所以蒂娜姐姐并沒有告訴您。如果不是剛才給小徒療傷的時候現了您的氣息,我還不知道您已經來到西瑞大6了呢?!?br />
    她說的也有些道理,現在再去追究水神蒂娜的疑問也沒什么意義了。我沉聲道:“那你告訴我,你為什么會在這里收徒,狂神鎧甲的頭盔又在什么地方?”

    熔若點了點頭要從頭說起了,您別著急,聽我慢慢道來?!闭f著,她雙手在胸前一劃,一個火紅色的結界將我和她包裹在內。

    我扭頭看了墨月一眼我的朋友也放進結界來吧,他們也有權利知道這些?!?br />
    熔若微微一愣,但并沒有違背我的意思,雙手輕揮,紅色的結界張開,我沖墨月和金格燦畢胤揮了揮手,他們會意的飄身進入結界。

    我沖熔若道:“你現在可以開始說了?!?br />
    火神熔若再次將結界封死,平靜的說道:“狂神大人,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要從兩千年以前說起了。那時候,狂神大人已經失蹤了。您應該知道神界中不光有神祗,還有神獸的存在。神獸的功力高低不等,最厲害的神獸有著接近一級神祗的能力。而眾多神獸之中,最厲害的,就要屬梵日天龍了?!?br />
    金格燦畢胤驚呼道:“梵日天龍?真的有這種龍嗎?”

    我扭頭看向他也知道這種龍?”

    金格燦畢胤鄭重的點了點頭格的來說,梵日天龍已經不能算是龍了,他雖然有著龍的外形,但卻有著遠遠比龍強大的能力。我也是聽父親提起過曾經有梵日天龍這種神獸,聽說,他具有著極強的破壞力?!?br />
    火神熔若微微一笑愧是龍族之王,確實見聞廣博。依我看,最多再有千年時間,你應該也會成為神界中神獸的一員。真要論起來,梵日天龍可以說是你們龍族的鼻祖了,所以,他確實是龍,他的來歷我也是以前聽神王提起才知道的。梵日天龍是在神界誕生之時就出現的神獸,可以說是最古老的神獸了,他是吸收父神創世時空間中的各種異常能量而生的,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雖然比不上一級神祗,但比起二級神祗卻要強得多了。在神界之中,他絕對稱得上是神獸之王。他不但有著強大的力量,比起其他神獸來,當時的他還多出一種能力?!?br />
    墨月驚訝的說道:“多一種能力?什么?”

    熔若正色道:“創造?!?br />
    “創造?”

    “是的,就是創造,他有著和父神一樣的創造能力。當然,一樣指的是可以創造出新的物種,他的力量和父神是沒法比的。父神創造了神三界,當梵日天龍的能力提升到一定階段之時,他也產生了創造的念頭。于是,他就按照自己的形態創造了一種類似的新生物,他創造的生物比起父神創造的一級神祗差得太多了,根本無法在神界生存,于是,他只得退而求其次,將自己創造的生物放在了神界。雖然他創造的生物在神界不算什么,但到人界卻成為了一個強大的種族,那就是——龍族?!?br />
    我、墨月和金格燦畢胤同時失聲道:“龍族?”

    最驚訝的就是金格燦畢胤了,他怎么也沒想到,傳說中的梵日天龍竟然會是龍族的創始者。

    熔若點頭道:“不錯,就是龍族,龍族也是唯一一個不是由父神創造出來的種族。當梵日天龍將自己創造的龍族放入神界之后,就被父神現了,也正是由于這個現,才使狂神提奧曼迪司大人變成了無翼神。當時,父神正在創造提奧曼迪司大人,突然靈光一閃,現了梵日天龍的作為。為了不讓梵日天龍做出更多事,父神立刻將他創造的能力禁制住了,而提奧曼迪司大人也因為這一耽擱,就失去了擁有羽翼的機會。父神有感于對提奧曼迪司大人的虧欠,所以才制造出狂神鎧甲作為補償。而梵日神龍雖然被父神禁制了,但父神并沒有殺了他。對于他創造的龍族,父神也只是限制了龍族的繁衍度而已,否則的話,以龍族的強大,人界中恐怕已經沒有別的種族了,所以說,梵日天龍也可以稱為龍神了?!?br />
    我皺了皺眉說了這么多梵日天龍的事,那和狂神鎧甲的頭盔又有什么關系呢?”

    熔若微微一笑然有關系,狂神大人,您聽我慢慢說下去。后來,三界一成,父神就消失了,而梵日天龍就在神界中游蕩起來。剛才龍王說過,梵日天龍的破壞力非常強,這是真的,也正是由于他的破壞力,才弄成現在這樣。當年,第二次神冥大戰結束后大約千年左右,梵日天龍無意中破壞了神界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神王大人的寢宮?!?br />
    我并沒有因為熔若的話而感覺到驚訝,相反的,竟然有一種痛快的感覺,不由自主的恨聲說道:得好?!?br />
    我現在不單恨加百列,我也恨神王,如果不是她枉信加百列,提奧曼迪司大哥怎么會冤死?如果不是她,加百列何至于如此囂張的不顧父神規定的天條將我的紫嫣抓走,我現在甚至痛恨所有的有翼神族。

    聽了我的話,熔若一呆,帶著些關切的問道:“狂神大人,您沒事吧?”

    聽到她柔和的聲音,我從自己的怨恨中清醒過來:沒事,你繼續說吧?!?br />
    熔若有些不安的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梵日天龍闖了這么大的禍自然引得神王大怒,派遣戰斗天使米迦勒將其抓了起來,并親手封印住他八成的能力,將他打入人界囚禁起來?!?br />
    我一愣然梵日天龍犯了這么大錯,為什么神王不殺了他呢?”

    熔若嘆了口氣然梵日天龍犯了錯,但他本性并不壞,又是所有神獸的領袖,神王不能冒著所有神獸反叛的危險殺了他。更何況,自從父神封印了梵日天龍以來,他就和父神在精神上有著一絲聯系,如果他死了,父神肯定會知道。父神是不允許隨便殺生的,尤其是本族之內的自相殘殺,所以神王才會囚禁梵日天龍,而囚禁的地點,就在西瑞大6之上。這里的火人都知道,在大6中央有一塊禁地,是誰也進不去的,梵日天龍就在那里?!?br />
    我隱隱感覺到她要說什么,但我并沒有打斷她,靜靜的傾聽著。

    熔若道:“梵日天龍本性屬火,雖然他被封印了八成的力量,但殘余的仍然比三級神祗要強很多,甚至達到了二級神祗的能力。而我,就是被神王派遣在這里看守他的,每個月只可以返回神界一次,我也算是唯一一個可以停留在人界的神祗了吧。不知道神王是不是故意的,她囚禁梵日天龍的地方,正好是提奧曼迪司大人的頭盔失落的地方,梵日天龍是擁有智慧的,他當然知道狂神鎧甲頭盔的威力,雖然他無法使用,卻依自己的力量將頭盔封鎖住了,所以,如果您想取回頭盔,就必須要先過梵日天龍這一關?!?br />
    我恨聲道:“神王明明就是故意的,她是想依梵日天龍的能力守護住頭盔不讓我拿回來,這樣,就不會有人找她和加百列的麻煩了。不論是誰,只要阻止我拿回頭盔,我都要他死,遇神殺神,遇魔殺魔?!?br />
    我全身散出瘋狂的氣勢,在這一刻,我又進入了狂神的境界。

    雖然這些日子我并沒有修練狂神訣,但自從路西法幫我改造了身體以后,我現狂神斗氣似乎在自行增長似的,而瘋狂的念頭也會隨時因為我的怒氣而突然迸出來。

    “狂神大人?!比廴羯斐鲭p手,出一道柔和的紅光。

    我感覺全身一震,腦中清醒了一些,意識到自己剛才的狀況,趕忙催動著暗黑魔力代替狂神斗氣的運轉,這才恢復了清醒。

    看到我又恢復了清明,熔若似乎松了口氣,帶著些哀求的說道:“狂神大人,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我點了點頭說吧?!?br />
    熔若低聲道:“我能感覺得出,您現在的功力已經不低于被封印的梵日天龍了,我希望您能在取回頭盔的時候不要傷害他。畢竟,他的本性并不壞。這么多年了,我和他相處的時間最長,始終有著一些感情……”

    聽她這么說,我不由得對她多了一分好感,我打斷她道:“你既然和他有感情,難道就不能讓他主動將頭盔交給我嗎?”

    熔若搖了搖頭是不可能的,梵日天龍對于頭盔看得很重,而且我一般只能在洞外憑借神思和他交流,是不能走進他被囚禁的那個洞的。當年神王大人為了防止我私自放出梵日天龍,在我身上也下了一個禁制?!?br />
    我點頭道:“好吧,我明白了,我在取回頭盔的時候不會輕易傷害他的?!?br />
    熔若大喜太好了,謝謝您,狂神大人。我不能離開禁地太久,必須要回去了,我會在禁地等你們的。刑兵是我在這里收下的徒弟,她認識去禁地的路,就讓她為您帶路吧,而且她也學會了我一些功夫,也許能幫上您一些忙?!?br />
    她雙手一揮解除了剛才設置的結界:“刑兵,你過來?!?br />
    刑兵剛才一直在結界外面看著我們,她當然無法聽到我們的聲音,聽到熔若叫她,趕忙走過來,恭敬的說道:“師父?!?br />
    熔若看著自己的徒弟,輕嘆一聲兒,你以后可不能再那么沖動了。這位是狂神大人,明天一早,你就帶他們起程前往禁地,我會在那里等著你們的?!?br />
    刑兵看了我一眼,點頭道:父?!?br />
    熔若再次向我行禮神大人,我先回去了,您多保重?!?br />
    我點頭道:“熔若,謝謝你幫我?!?br />
    熔若一愣,轉而微笑道:“和當初提奧曼迪司大人對我們無翼神系的幫助比,這根本不算什么,我的伙伴們都在神界等著您的到來呢。希望您能順利得到頭盔,早日升入神界。再見?!闭f完,紅光一閃,身影消失在空氣之中。

    墨月喜道:“老公,太好了,終于有了頭盔的消息?!?br />
    我微微一笑,拉著她落在地上:“是??!有了消息就有了希望,今天晚上在這里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咱們就動身。老金,你怎么了?”

    金格燦畢胤似乎還沒有從梵日天龍是自己祖先這個事實中清醒過來,聽到我叫他,啊了一聲,落在地上,茫然看向我。

    我拍拍他的肩膀金,你放心吧,我的目的只在頭盔,不會傷害你那祖先的,說不定還能把他從封印之中救出來呢?!?br />
    金格燦畢胤點了點頭,嘆息道:“沒想到,創造我們龍族的祖先竟然被囚禁在這里。謝謝你雷翔?!?br />
    我拍拍自己的肚子,微笑道:“我有點餓了,咱們也該吃東西了,要不就被金銀他們都吃完了?!?br />
    “狂神大人?!毙瘫穆曇魝鱽?。

    我轉身看向她,她臉上帶著一絲紅暈,沖我施禮道:“事先不知道您和我師父的關系,多有得罪,請您原諒?!?br />
    我搖了搖頭也不能怪你,畢竟我們是不之客嘛。明天還要仰仗你帶路呢?!?br />
    刑兵低下頭,喃喃的說道:“還有,謝謝您剛才幫我找來師父,救了我的命?!?br />
    墨月在我手上掐了一下,我看她一眼,沖刑兵道:“謝就不用了,你讓區火給我們弄點吃的就行,已經有些日子沒正經吃過東西了?!?br />
    刑兵抬起頭,嫣然一笑個沒問題,我現在就去?!闭f著,一個閃身,她已經到了棚子中區火的身前。

    區火一直呆立在哪里,剛才生的一切,早把這火人領嚇得呆了。

    他站在那里,目光呆滯的看著我們,刑兵在他頭上敲了一下,嘰哩哇啦的和他交談著什么。

    我們也走到棚子中,看著點燃的篝火,我的心卻早已經飄到梵日天龍那里去了。

    金格燦畢胤問余云道:“刑兵和他說什么呢?”

    余云道:“刑兵說你們都是天上派下來的大神,來找一樣東西,她明天會帶你們去,讓區火叫人開始燒烤大會,刑兵說她要親自給你們烤肉呢。這可是第一次??!以前也只是在許多村落領聚集的時候,刑兵因為興起而……”

    剛說到這里,余云就被刑兵推到一旁,瞪了他一眼用你多嘴,難道我不會說嗎?”

    區火先向我們恭敬的施禮,然后轉身跑了出去,應該是去叫人了。

    真奇怪啊,這邊動靜這么大他們應該能現的,怎么還沒回來?

    刑兵沖我微微一笑,神態已經沒有了剛來時的妖冶,顯得端莊了許多:“狂神大人,您先坐一會兒,等區火把東西拿來以后,我親自為您烤肉?!闭f完,低著頭站在我身旁。

    我摟著墨月坐在椅子上,等待著。

    一會兒工夫,大量的火人跑了回來,重新布置周圍的篝火,區火也回來了,和他一起的正是金銀他們,他們一個個臉上流露出滿足的笑容,看來是已經吃飽了。

    區火捧著一個大托盤走了進來,托盤上有數只被剝了皮的野獸用木棍穿著。

    金正嘰哩哇啦的沖區火說著什么,區火是一臉的茫然之色。

    我微微一愣,沖已經踏進棚子的金道:“二哥,你什么時候也會說火人話了?”

    刑兵撲哧一笑哪里是會說火人話??!他說的,恐怕連他自己也聽不懂吧?!?br />
    read3;<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adtlfs.live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7627/52002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627/5200251.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萬古神帝、終極斗羅、滄元圖、狂神、劍道獨尊、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萬千之心、仙武帝尊、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