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狂神 > 第八十九章 撒司驚變

第八十九章 撒司驚變

新書推薦:我有一個萬古超神帝皇系統、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紫羅蘭織夢、我的系統實在太坑了、索之途、我與反派共此生、我真的只是個菜鳥、萬道神皇、終極墓園系統、我有一個反差值系統、

    蛇人隊長兇悍的直撲過來,張開血盆大口噬向我的肩頭,我冷笑一聲,身體微微向旁邊一閃,讓過他的撲擊,左腿閃電般踢出。

    這蛇人隊長反應很快,見狀身體在空中奇異的一扭,身體猛的橫了過來,大尾巴猛掃我的脖頸。從他尾部帶起的風聲看,這一下要是挨上,就輕不了。但是,畢竟他的對手是我。雖然我不想用斗氣傷害他,卻也不會任由他擊中我。沉聲喝道:拳猛的擊向他尾部的中段,碰的一聲,蛇人隊長的身體被我強大的力量轟的飛了出去,撞倒了一棵旁邊的小樹才停了下來。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剛才這一下就可以將他的身體炸的粉碎。

    其余的蛇人見自己的隊長吃了虧,立刻紅了眼睛,集體向我撲擊過來。雖然在憤怒中,他們的陣行并不亂,九個蛇人分別攻擊我不同的部位或者圍堵我閃躲的方向,顯示出精妙的配合。我不禁心中暗贊。

    為了盡快解決戰斗,我還是用上了狂神斗氣,一層金色的光芒從我身上出,我雙臂一震,大喝一聲:的一聲,撲上來的蛇人以他們撲來時同樣的度倒飛而回,向炮彈一樣被我震的飛了回去。在地上滾了滾,每一個都弄了個灰頭土臉。被擊退的他們,神色有些驚恐。眼中閃爍著兇光瞪著我。那個蛇人隊長也一瘸一拐的走了回來。他瞪著我道:“你動手吧,我們蝰蛇軍團的人是不會求情的?!?br />
    我哈哈一笑什么手?”

    蛇人隊長恨恨的說道:“還和你以前一樣,殺了我們,然后取走我們的蛇膽,這不是你一向的手段嗎?”他這么一說,所有在場的蛇人頓時了,其余九個人都做出一付要拼命的樣子。

    看來,蛇人族真是有麻煩了。我信手摘下頭上的斗笠,露出人類的容貌,沖他們微微一笑們看看,認識我嗎?”

    為的蛇人隊長一看到我的容貌,頓時呆住了,是雷翔大人?!?br />
    我滿意的說道:“不愧是他們的隊長,你還真認識我,你應該也參加過敦德那一戰吧?!?br />
    蛇人隊長上前兩步,撲通跪倒在地翔大人,真的是您,是的,我們大家都參加過那場戰斗,如果沒有您和九頭圣的帶領,我們怎么能打敗強大的魔族呢,您是我們蛇人族除了九頭圣大人以外最佩服的人了?!逼渌呷艘捕甲吡诉^來,跪在他身旁,剛才的敵意消失無蹤,他們的眼中,都閃爍著希望的光彩。

    我彎腰去攙扶他,“快起來,到底生了什么事,弄的你們草木皆兵?!?br />
    那蛇人隊長不肯接受我的攙扶,跪著向后退了兩米,哭喊道:“雷翔大人,您可要替我們蛇人族做主啊,我們這回的虧可吃大了?!?br />
    我心中一驚,難道是盤宗大哥出事了不成。皺眉道:“你們先起來,否則,我就走了,起來好好說?!?br />
    蛇人隊長這才帶領著自己的手下們都站了起來。我問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詳細的說給我聽聽,是不是盤宗大哥,就是你們的九頭圣出了什么事?”

    蛇人隊長搖了搖頭頭圣大人到沒出什么事,如果他老人家在就好了,半年以前,他老人家曾經和狼神大人一起回來過一次,只交代了幾句,就又離開了。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過,我們派人去找,也沒找到?!?br />
    我說道:“你們沒有去云那領找么?盤宗大哥很可能在那邊?!?br />
    蛇人隊長點頭道:“去找過了,可他們那邊的人也說狼神大人只回去了一次就和九頭圣大人一起走了,他們也不知道兩位大人去了哪里?!?br />
    盤宗和金銀不在兩族,那他們能去了哪兒呢?“先不說這個了,你先告訴我,你們蛇人族到底出了什么問題,看看我能不能幫上什么忙?!?br />
    蛇人隊長眼中涌出濃烈的恨意回出的問題可大了,這要從三個月以前說起……”

    原來,在三個月以前,蛇人族生了件很恐怖的事,有十幾名高級蛇人先后被殺死,并且失去了蛇膽,而且,死狀奇慘,都是被生撕活裂的,在死亡的現場留下的沒有一具完整的尸體。整個撒司領都因為這件事震動了。蛇人族族長更是派遣大批蛇人士兵到處撤查,但就在還沒有查出結果之時,卻又接連生了幾起同樣的事件,而且,那些不知名的敵人從來不留活口。一時間,弄的蛇人族人心惶惶,草木皆兵,連生活剛有些起色的蛇人百姓們也不敢再繼續耕作了,都窩在家中不敢出來。整個蛇人族完全陷入在一片恐慌之中。

    “……,事情就是這樣的,到現在為止,已經有六十七名高級蛇人受害了,族長大人將我們蝰蛇軍團的人拆成三百個小組,每組十人,分散到撒司領全境,可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現任何線索。也許,現在我們的同伴也有被襲擊的也說不定,所以,剛才我們在見到你們的時候,才會……”

    我基本上明白了撒司領生的事情,金銀原來曾經跟我說過,高級蛇人的膽非常之補,難道,這些劊子手就是為了弄點營養品嗎?可是,這也太殘忍了,是什么人會干出這種事?肯定不會是魔族,因為,兩族剛剛修好,他們絕對不會破壞這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關系。而人類就更不可能了,龍神帝國的人不可能有這么殘忍。

    我沉吟了一下你們想讓我怎么幫忙?”

    聽我這么問,蛇人隊長楞住了,看來,他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做。

    我對墨月道:“月兒,這件事生在獸人境內,我一定要幫助他們解決掉,否則,大哥以后回來了,知道我來這里卻沒幫忙一定饒不了我。何況,我不能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有人破壞蛇人族。咱們恐怕要在這里耽擱一段時間了?!?br />
    墨月點了點頭公,如果那些壞人只是想得到高級蛇人的蛇膽,那他們的目標就一定在高級蛇人身上,尤其是落單的高級蛇人,我覺的,咱們應該設下一個誘餌,引他們上勾,再順藤摸瓜,也許就能現幕后的黑手?!?br />
    我贊許的點頭道:“你這個辦法很好,就這么辦吧?!迸ゎ^對蛇人隊長道:“你叫什么名字?”

    蛇人隊長恭謹的說道:“小的叫靈拉?!?br />
    我想了想樣吧,你叫你的手下立刻返回盤城,告訴你們族長,讓他把蝰蛇軍團重新分組,十人一組力量太薄弱了,讓他分成五十人一組。同時,不要再漫無目的的到處尋找,讓他把大部隊都集中到盤城附近,你跟我走,咱們想辦法揪出這個殘害你們蛇人的兇手?!?br />
    聽到我肯幫忙,靈拉大喜道:一切都聽您的?!闭f完,他吩咐了手下幾句,就遣他們走了。

    眾蛇人離開后,我對靈拉道:“剛才月兒的話你也聽到了,咱們現在只有讓他們自投羅網才有機會,所以,我希望你能當這個誘餌,雖然危險性很大,但我們會在暗處保護你的,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br />
    靈拉臉上流露出毅然的神情,“雷翔大人,我愿意,只要能把那個兇手抓出來,就算死我也愿意?!?br />
    蛇人果然抱團啊,一旦有人威脅到他們的種族,每一個族人都會盡力去消滅對方。

    我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就上路吧,不要走的太快,朝盤城的方向緩慢前進,走的迂回一些,我們會在暗處跟著你的?!?br />
    “好?!?br />
    就這樣,靈拉在前面走,我們在遠處悄悄的跟著,并把感官調整的異常敏銳,探索著周圍的氣息。

    緩慢的行進已經兩天了,結果卻一無所獲,沒有遇到任何動靜,眼看離盤城已經越來越近,如果敵人像這樣永遠不出現,就算我再神通廣大,也沒有任何辦法來幫助撒司領了。

    正在我有些頹廢之時,我突然感覺到周圍有十幾個生物在不斷向靈拉接近著,我心中一動,對墨月道:“可能來了,準備出手?!弊钪匾氖窍缺WC靈拉的安全,然后再抓住對方一人,這樣才有繼續追查下去的可能。能在撒司領來無影去無蹤,這個兇手肯定不是一個人,而且必然有著很強大的力量。

    敵人出現了,靈拉憑借著自己敏銳的感覺也現了不對,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攔住靈拉的這個人全身毛茸茸的,身高在兩米五左右,粗壯的雙臂不斷揮舞著向靈拉撲去。不光靈拉楞住了,連不遠處的我和墨月也楞住了。我千算萬算也沒想到敵人竟然會是獸人族中的熊人。

    靈拉最先回過神來,因為眼前的熊人帶給了他死亡的威脅。靈拉臨危不亂,身體急扭幾下,脫出了熊人的第一次撲擊。幾個同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四周,將靈拉可以逃跑的每一個方向都擋住了。赫然是八個同樣雄壯的熊人。

    靈拉驚怒道:“為什么,為什么會是你們,我們蛇人族和你們熊人有什么仇,你們要如此殘害我的族人?!?br />
    眾熊人也不回答,猛的向靈拉撲去,這是我見過的,行動最敏捷的熊人,雖然有著高大的身軀,但一點都不笨,全身帶著強烈的勁氣不斷進攻著左躲右閃的靈拉。靈拉畢竟是蝰蛇軍團的精銳,瞅了個空子,身體一閃,用他巨毒的手爪劃傷了對方一人。但是,可怕的一幕出現了,原本應該因巨毒腐蝕而倒地的熊人,竟然像沒事人一樣,被抓破的傷口迅的愈合著,竟然不怕靈拉的毒。

    不對,這一定不是普通的熊人,看著他們眼中閃爍的紅光,我心中一陣疑惑。

    墨月道:“老公,出手吧,靈拉要支撐不住了?!惫?,靈拉可以閃躲的空間越來越下,我不再猶豫,飛身撲出,就在一個熊人將靈拉抓住高高舉起的時候,黑芒一閃,他抓住靈拉的雙手已經被墨冥的鋒銳削斷了。我一把扯住靈拉的胳膊,用力一甩,將他拋向墨月的方向,飛起兩腿,踹飛了兩個撲過來的熊人。

    可能是因為我重傷了他們其中之一,熊人們怒了,以比剛才更加猛烈的攻勢不斷向我攻擊著,我凝神以待,一次又一次的化解了他們的進攻。

    雖然這些熊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我打飛,打倒,甚至打的重傷,但仍然義無返顧的不斷向我出攻擊。我心中一動,從他們包圍的縫隙中鉆了出來,大聲喊道:“咱們走?!弊鹩行┐舻撵`拉和墨月一起,幾個起落進入到樹林當中。

    墨月問道:“怎么不追擊了,你不是要抓住一個問口供嗎?”

    我搖了搖頭用問了,問也不會有結果的,剛才和他們交手的時候我現,這些熊人的神志似乎很不清楚,好象是被人控制了,與其抓住他們,還不如跟著他們,看他們要去什么地方?!?br />
    墨月恍然道:“老公,你真聰明?!?br />
    我微微一笑們走,你看,那些熊人找不到攻擊的目標,已經開始撤退了?!?br />
    剛才被我砍掉雙臂的熊人度比其他人要慢了一些,但他的傷口已經結痂,沒有繼續流血,如此強的恢復能力,即使和我的狂化相比,也不遑多讓,他們到底是什么來路呢?

    懷著一肚子的疑問,我們小心的跟在熊人身后。這些熊人行進的度非常迅急,跑起來,竟然不比獸人中最擅長奔跑的狼人差。不過,他們的感覺好象很差,根本就沒有一點現我們跟蹤的跡象。

    我們跟著他們足足跑了有兩個小時,熊人們的度才逐漸減慢下來,看來,他們是有目的地的,在行進中沒有絲毫的猶豫。

    我和墨月帶著靈拉眼看著那群熊人進了前面的一片密林,不敢怠慢,我們也跟了進去,可是,一進入密林,我們追了一會兒,我突然現那幾個熊人的氣息竟然消失了,我再也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我心中一驚,暗想,這是怎么回事,躲的也太快了吧。

    一個蒼老而詭異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歡迎來到死亡森林?!?br />
    我上前一步,將墨月和靈拉護在身后,功行百脈,凝神感受著周圍的氣息。

    墨月喝道:“鬼鬼祟祟的算什么本事,你出來?!?br />
    詭異的聲音響起,“我會出來的,雖然你們中只有一個蛇人,但你們的軀體卻是很不錯的,喋喋喋喋喋喋喋?!币魂嚧潭男β晜鱽?,使得我們感到有些不寒而立。

    我低頭對靈拉低聲道:“你快走,把見到的事回去稟告你們族長,這里有我們?!?br />
    “想走?進了我死亡森林的,還沒有一個能活著出去?!?br />
    淡淡的霧氣突然從森林周圍騰起,頓時,我們已經無法看清來時的路,周圍的一切都模糊起來,似乎樹木也在轉動。無數詭異的尖嘯響起,似乎有東西在哭泣似的。

    我驚異的和墨月對視一眼,猛的一拳轟想面前的地面,轟的一聲,泥土飛濺,地面上頓時露出一個大坑,我一把將靈拉扔了進去在這里不要動,一切有我們?!?br />
    靈拉眼中充滿了恐懼,身體蜷縮在我打出的洞中不敢稍動。我抽出墨冥,身體閃處,頓時砍倒了幾棵周圍的大樹,樹干壓在剛才打出的洞中,頓時將靈拉封在其內,靈拉對于我們而言實在太弱,我將他這樣保護起來,以免動手時會有后顧之憂。況且,我現在還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么,在必要的時候,我會進行墮落天使變身,這也是我不想讓靈拉看到的。

    “放棄抵抗吧,我知道你是個人類,這些都是沒有用的,我會保留你的軀體任我驅策,喋喋喋喋喋喋?!彼穆曇舴路饛乃拿姘朔絺鱽?,使我無法現他的具體位置。

    我怒喝道:“你他x的別鬼嚎了,有本事出來?!?br />
    周圍濃濃的白舞開始出現了波動,尖嘯聲更加密集了,似乎有無數冤魂在向我們訴說著他們的冤屈。

    我拉住墨月冰冷的小手,感覺到她在微微顫抖,雖然她的功力已經相當不錯,但畢竟是女孩兒,這種詭異的場面,別說是她,連我也感覺到內心有些惶恐。

    突然,一縷成型的煙霧向我飄了過來,煙霧似乎在不斷的蠕動,由于心理上的恐懼,我不假思索的奮力劈出一劍,一道金黃色的斗氣應劍而出,那團飛來的白霧出凄厲的慘叫,金光過處,我感覺到并沒有著力似的,但白霧一遇到狂神斗氣的金光,卻如同冰雪般消融了。

    看到這些詭異的東西似乎對我的狂神斗氣有些懼怕,我頓時精神一振,斗氣外,將我和墨月護在其中。隨著狂神斗氣金光的出,周圍的白霧向后退了退,使我們周圍五米范圍內空出了一片。

    圣氣息?!痹幃惖穆曇粼俅雾懫?,聲音中似乎有著驚訝。

    聽了他的話我也是一楞,我哪里來的神圣氣息,轉念一想,我頓時明白了,應該是狂神神位產生的神圣氣息吧。畢竟,提奧曼迪司大哥是一級神詆,我得到了他的傳承,自然也繼承了他的神圣氣息。

    我朗聲道:“蛇人族這段時間中死了很多人,而且他們的膽都被摘走了,是不是你干的?!?br />
    周圍的白霧涌動起來,在我和墨月的正面,白色霧氣驟然分開,形成一條長長的甬道,一個看不清楚的模糊身影從甬道那深不可測的盡頭緩緩移動過來,我緊了緊手中的墨冥,將墨月拉到背后。瞇起眼睛,將全部精力都放在逐漸飄近的黑影上。對于這種詭異的不知道敵人是誰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離的近了,我現對方包裹在一層濃濃的灰黑色霧氣之中,根本看不清容貌和裝束,只能從他這出現的情況判斷到,應該是正主來了。

    果然,聲音從霧氣中傳出,“不錯,蛇人族的人是我派人殺的,因為,我需要他們的膽來固本培元,你們既然是人類,何必來多管閑事?!?br />
    我楞了一下,聽他的口氣,似乎比開始時緩和了許多,難道是因為懼怕我的狂神斗氣么,我冷笑一聲么叫管閑事,我本身就是獸人,蛇人族和我向來交好,他們的事我當然要管?!?br />
    “多管閑事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落在我手里,我更會讓你生不如死。如果你們現在離開,我可以網開一面,放你們走?!?br />
    我不屑的說道:“想讓我們走?你怕了?如果我們走了,那些死去的蛇人兄弟們的血不就白流了,我到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對付我們?!贝蠛纫宦?,墨冥帶起一道金光,猛的劈了過去。直奔對方的霧氣中央。

    一個巨大的身影突然擋在霧氣之前,硬生生的接了我這一劍。是個先前見到的熊人。在我的力劈之下,已經變成了兩半。那團不知名的敵人化成的霧氣驟然后退,融入了周圍的霧氣之中,聲音再次從四面八方傳來,“想和我斗,那你要先問問我的手下們了?!?br />
    周圍的霧氣中不斷沖出大量的熊人,他們一個個狀如瘋虎,向我和墨月撲了過來。

    我心中大怒,這家伙太狡猾了,“月兒,變身迎敵,殺無赦,黑暗凝聚靈魂,墮落方能自由,覺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無盡的魔力?!蔽乙呀洀倪@些熊人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生氣,與其讓他們繼續痛苦下去,還不如結束了他們的生命。

    墨月也迅變身,我們倆身上涌出和周圍白霧赫然相反的黑色霧氣,在狂怒中的我身形連閃,周圍撲過來的熊人頓時一個個血濺森林。我現,只有將他們的頭砍下來才能阻止他們的進攻,否則,其他部位即使有損傷,他們也能盡快愈合。這些熊人已經沒有了痛苦的感覺,在我的墨冥和墨月的窄劍之下,血肉橫飛。這座對方稱之為死亡森林的地方果然充斥著死亡的氣息,一個又一個生命就這么離開了。

    不知道殺了多久,終于沒有熊人再沖出來了,我們也不知道殺了多少熊人,只是身上的衣服和背后的翅膀都已經變成了血紅的顏色。

    鼓掌聲響起,“好本事啊好本事,原來你們是墮落天使,還是四翼的,太好了,我正好缺兩個仆人。既然你們這么厲害,那就再過我第二關吧?!?br />
    周圍的響起無數凄厲的慘叫聲,森林中暗了下來,霧氣漸漸變淡,使我們能夠大概看清附近的景物…

    “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我死的好冤枉啊……”

    “到我這里來……到我這里來……”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出現如此凄厲的聲音,聽上去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墨月貼近我,低聲道:“老公,這是什么,我……”

    我安慰道:“別怕,我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放心吧,一切有我?!?br />
    在我的保證下,墨月平靜了一些,剛才在對付那些熊人的過程中,我們也都耗費了不少氣力。

    周圍突然出現許多白色的人形霧氣向我們飄過來,有的度很快,有的則非常緩慢,霧氣形成的手臂不斷揮舞著,凄厲的叫聲從他們口中出。

    我摟住墨月揮動墨冥,繞體一周,一個黑色的光圈頓時出,周圍的樹木在我的暗黑魔力下紛紛折斷,但是,那些白色霧氣竟然不受任何影響,暗黑魔力從他們身上一透而過。我心中大驚,這些沒有實體的東西,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亡靈嗎?

    處在墮落天使變身中的我,腦子無比清醒,頓時想到開始時對方對狂神斗氣的懼怕,立刻改變策略,四翼輕揮,一層金色的光暈頓時透體而出,周圍的亡靈果然停了下來,有些懼怕的后退著。幾個來不及停住的亡靈撞在我身上,頓時被狂神斗氣的神圣力量消融了。

    我心中大喜,這招果然管用。正在這時,又是一道白色霧氣飛了過來,度很快,由于有了先前的經驗,我并沒有太在意,任由它撞向胸口。

    當白色霧氣臨身的時候,我才現不對,轟的一聲,我的身體被撞的飛了出去,護體的狂神斗氣險些被震散。剛才那襲擊過來的白色霧氣中隱藏著一截樹干,大意之下,我頓時吃了虧,還好墨月及時扶住我,并幫我化解了大部分沖力。但胸口卻隱隱做痛。

    周圍又是無數白霧飛來,由于弄不清真假,我只得揮舞著墨冥將周圍護的滴水不透,在我強大的狂神斗氣下,不論真假,所有的攻擊都無法危害到我們。但是,這樣也耗費了我大量的能量。

    有生以來,我從沒這么窩囊過,連敵人是什么樣子都沒見到,就被打的狼狽不堪,真是太窩火了。我心中的怒意逐漸上涌,眼睛、頭、翅膀的顏色開始生了變化,我狂化了。由于我身上本就沾著許多鮮血,所以,我的變化從外表上看并不明顯。只有身邊的墨月察覺到了。

    狂化后的我,狂神斗氣的威力頓時大增,我仰天出一聲咆哮,猛的從地上躥了起來,大喝一聲:“狂神鎧甲?!?br />
    在暴怒中,我全身金光大盛,眉心中的金色符號驟然閃亮,護心鏡率先出現,和以前幾次出現不同,這回它一從我胸口上露出立刻毫光大放,似乎要將天地之間完全照亮似的,周圍的白霧在金光的照射下,以驚人的度迅飛逝,森林以我為中心,逐漸現出了本來的模樣。緊接著,當白霧消退出幾十米后,我的胸鎧、護肩、護腰才相繼出現,我血紅的頭披散在身后,由于金芒的作用,身體上的血跡頓時淡了許多。

    我像一顆小太陽似的,飄在空中,森林中的白霧在這時候已經完全不見了,在我身前不遠處,一個身穿紅色大斗篷的人坐在樹林中,他盤起的膝蓋上橫放著一根長長的木杖。

    我吃驚的道:“高級亡靈法師?!?br />
    亡靈法師抬起頭來,從他的斗篷里,我只能看到兩顆紅色的眼睛,他的聲音中充滿了驚駭“好厲害的神圣力量,竟然破掉了我的亡靈迷霧?!?br />
    對于亡靈法師,我是深惡痛絕,父親就是因為他們的詛咒剛剛死去了,這家伙殘害蛇人族,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我暴喝一聲:“狂野流星?!焙仙頉_去?;鼋鸺t的光團猛的撞向對方。那亡靈法師飄了起來,在慌忙之中揮舞著木杖,一個灰色的氣旋在他上空出現,在我沖到之前形成了一個灰色的骷髏圖案。

    轟的一聲,他紅色的身影被我撞了出,那灰色的骷髏在狂神鎧甲護心鏡出的金光中消失無形,他的木杖斷成兩截掉在一旁。

    我拍動雙翼飛身而上,墨冥一揮,出一道金色光芒。

    那亡靈法師勉強在地上一滾,躲開了我的攻擊,金光劈在地面上,樹林中出現一道長達十丈,寬半丈的鴻溝。亡靈法師被勁氣的余力震的拋飛到一旁,他猛然喊道:“住手,我有話說?!彼穆曇羝鄥?,聽上去是那么的不甘。

    我飄身而落,站在他身旁,墨冥指著他,冷聲道:“你這種沒人性的家伙還有什么可說的?!?br />
    read3;<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adtlfs.live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7627/52001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627/5200136.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萬古神帝、終極斗羅、滄元圖、狂神、劍道獨尊、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萬千之心、仙武帝尊、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