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狂神 > 第八十六章 重返獸人

第八十六章 重返獸人

新書推薦:終極墓園系統、紫羅蘭織夢、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我的系統實在太坑了、我有一個反差值系統、索之途、我與反派共此生、我有一個萬古超神帝皇系統、萬道神皇、我真的只是個菜鳥、

    我心中滿是殺意,先后用樹枝戳斷了他四肢經脈。謝如身上留出的鮮血已經將他染成了血人。謝如經不住如此折騰,已經疼的昏了過去。

    我轉過身,看著四周驚駭的村民,信手一揮,將樹枝謝如的大腿,冷聲道:“這就是謝如的下場,從現在開始,不許任何人接近他,直到他斷氣為止?!痹谶@樣的創傷下,他絕對活不過三天,我這樣做,就是要不給他痛快,讓他在折磨中慢慢死去。

    見識過我的狠辣手段,周圍鴉雀無聲,沒有人再敢說話,我叫過付山,邁步向村外走去。付山戰戰兢兢的跟在我身旁,村民們自動讓開一條路,離開村落,我帶著付山一直走到墨月和沃瑪的身邊。

    “付山,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安慰這里的村民,不能讓他們有對獸皇陛下不滿的地方,明白嗎?”

    付山恭謹的說道:屬下知道,您放心吧?!?br />
    收拾了謝如,我心情好了一些,“最近你見過我三哥猛克嗎?”

    付山點頭道:“見過,猛克副教主大人很好,他還經常提起您呢,對您非常思念?!?br />
    我點了點頭,三哥,我也很想你們啊,“好了,你回去吧,如果有什么事生,盡快回報都?!?br />
    下告退了?!彼认蚝笸顺鰩撞?,然后才轉身返回了村落。我剛才的鐵血手段恐怕把他也嚇的不清吧。

    我蹲下身子,柔聲對沃瑪道:“沃瑪妹妹,我已經把你那個干爹收拾了,以后你就跟著我吧,再沒有人會欺負你了。好么?”

    沃瑪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神色依然有些害怕,“剛才,剛才那叫聲,是他的?!?br />
    我點了點頭錯,就是那畜生的,他如此對待你,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br />
    沃瑪怯生生的說道:說你是我哥哥的朋友,是真的嗎?我哥哥在哪里?”

    聽她這么問,我心中一陣絞痛,看了看墨月瑪乖,我是你哥哥最好的朋友,咱們先離開這里吧,等到前面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我再告訴你,我和你哥哥的事,好嗎?”

    沃瑪乖巧的點了點頭哥,我可以叫你哥哥嗎?”

    我微笑道:“當然可以了,我叫雷翔,以后你就叫我雷翔哥哥好了?!?br />
    沃瑪臉上有了絲血色,“雷翔哥哥,我聽你的,我好累,我想先睡一會兒她的聲音越來越微弱,身子一歪,倒在墨月身上。我心中一驚,趕快抓住她的胳膊,將手按在她的脈門上,沃瑪的脈搏跳動極為微弱,如果不及時救治,恐怕她就要不行了。她哥哥已經死了,我絕不能讓她也就這么去了。

    “月兒,這丫頭非常虛弱,咱們趕快找一個地方,我要為她療傷?!?br />
    我一把抱起沃瑪,和墨月飛身上路,一邊向前奔走著,我一邊用狂神斗氣小心翼翼的修補著沃瑪的經脈,沃瑪,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啊。終于,我們找到一處僻靜的所在,我讓墨月護法,立刻開始為沃瑪療傷。

    沃瑪不光身體受到極大的摧殘,由于長時間的壓抑,她的精神也非常虛弱,五臟六腑都有創傷,我的狂神斗氣并不適合治療,而用暗黑魔力,我又怕她承受不了,勉強護住了她的心脈,我不由得犯起難來。

    墨月看出了我的難處公,這個女孩子到底和你什么關系,為什么你這么關心她?!?br />
    我嘆了口氣記得你當初讓四個手下去屠殺我的部屬嗎?”

    墨月神色一黯,點了點頭。

    “她就是我其中一個部屬的唯一妹妹,我那個兄弟在臨死之前,托付我找到她妹妹,并幫他照顧。今天,我終于找到了,我怎么能不關心她,她哥哥已經死了,我絕對不能讓她哥哥失望,就算再困難,我也要將她救過來,讓她幸福的生活下去?!闭f到后來,我語氣中流露出了憤然的情緒。

    墨月低著頭不起,老公,當初,我……”

    我抬手阻止她繼續說下去,“現在說這些也已經晚了,最重要的是怎么將沃瑪救回來,我的暗黑魔力和狂神斗氣都不適合治療她現在的傷,而其他系的治療魔法我用的都不熟練,機會只有一次,如果失敗了,我肯定要追悔莫及的?!?br />
    墨月眼中一亮系的治療魔法行不行?!?br />
    我楞了一下系的治療魔法比較溫和,正好適合她現在的狀況。怎么,你會?”

    墨月搖了搖頭不會,但是,有人會,你忘記了精靈長老給你的精靈之心嗎?”

    是啊,我怎么沒想到,墨月的話提醒了我,我趕忙吟唱道:“精靈之心,心收靈去?!蔽皆谖倚目诘木`之心聽到我的召喚,頓時飛了出來,帶著淡淡的五彩光芒,漂浮在我身前。我毫不猶豫的繼續吟唱道:“精靈之心,心隨靈動,空間之門,瞬間開放咒語的催使下,精靈之心的五彩光芒頓時閃亮起來,它在空中迅的滑動,一個藍色的魔法六芒星出現在空中,藍色光芒逐漸亮了起來,出強烈的能量波動。我怕傷到沃瑪,趕忙抱著她向后退了幾步,用狂神斗氣護住她的身體。

    藍光驟然大盛,水玲瓏的身影頓時出現在我面前,她穿著一身睡衣,拍動著透明的翅膀,睡眼朦朧的看著我,“雷翔,我正睡午覺呢,找我來干什么,這么快就遇到麻煩了?”

    我有些尷尬的說道:“水玲瓏長老,真是不好意思,麻煩您了,不過,這回麻煩可大了,要不,我也不會請您過來?!?br />
    水玲瓏的睡意散去,驚訝的說道:“什么事能讓你為難,說吧,只要我能幫的上,一定幫你?!?br />
    我將沃瑪托了起來,遞到她面前道:“長老,這孩子一直遭受到非人的虐待,我想請您幫她治療一下,她的生命力已經非常微弱了,我怕我的能量傷害到她?!?br />
    水玲瓏身上出藍色的光暈,將沃瑪接了過去,她皺著眉頭說道:“這是誰干的,好狠的心啊,這孩子要不行了?!?br />
    我急道:“難道連您也救不了她嗎?”

    水玲瓏嘆了口氣盡力試試吧,她受到的傷害實在太大,身體遭到了極大的破壞,我必須全力以赴才有把握,而且需要很長時間的調養。這樣吧,我把她帶回精靈族去,那里更適合調養,有什么事,我再通知你?!?br />
    我點了點頭吧,那就拜托您了??墒?,您怎么帶她回去呢?”

    水玲瓏微微一笑然是精靈之心了,既然能來,自然能去?!闭f著,她吟唱起咒語,全身騰起蒙蒙藍光,將自己和沃瑪包圍在內。精靈之心光芒一閃,頓時將他們吸了進去。

    水玲瓏對水系魔法的應用,恐怕在大6上無人能出其右,有她為沃瑪治療,我的心頓時放了下來。

    “精靈之心,心靈合一?!蔽矣弥湔Z收回了精靈之心。墨月貼了上來,低聲道:“老公,都是我的錯,當時我……”

    我在她額頭上輕吻一下時,咱們處于對立,這也不能怪你,何況,那些殺人者也已經都被我收拾了。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彪m然嘴上這么說,但我心中仍然難免有一絲陰影。

    墨月緊緊的摟住我公,你真好?!?br />
    “月兒,當初你命人殺掉我那些手下兄弟的事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尤其是到了獸人國以后,不要再說出來。等以后沃瑪好了,更不要告訴她,好么?就當它沒有生過吧?!?br />
    墨月眼中一陣黯然,點了點頭。

    我勉強一笑騰了半天,也沒好好休息,咱們在這里打坐一下,再繼續上路吧?!?br />
    “好?!?br />
    …………

    六天后,我和墨月終于回到了獸人都,都范圍內的村莊、城鎮和以前比,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人人解決了溫飽問題,而且在農業展的帶動下,整個都附近都繁榮了起來,每個獸人臉上都洋溢著滿足的笑容??丛谘劾?,我頓時為當初做出的決定欣慰不以。

    “月兒,咱們先回家吧,我帶你去見見母親。丑媳婦總要見公婆嘛?!?br />
    墨月嗔道:“人家很丑嗎?”

    我哈哈笑道:“當然不丑了,我的月兒是最漂亮的,行了吧。母親很和藹的,你放心吧?!?br />
    墨月眼中閃過一絲憂愁是,我是魔族,你母親能接受我么?”

    我微笑道:“魔族怎么了,母親沒有太強的種族觀念,傻丫頭,不要擔心。還有,什么你母親,你母親的。應該是咱們的母親。到時候,你可要叫媽的?!?br />
    墨月臉一紅道拉?!?br />
    終于到家了,我歸心似箭的拉著墨月直奔睿親王府邸還好么?我好想您啊。

    高大的府門以然在望,我心中無比的激動,拉住墨月的手已經出汗了。和我的激動相比,墨月則是緊張,她的小手冰涼,而且有些僵硬,我沖她丟出一個鼓勵的眼神,大步向府門走去。

    剛到門口,立刻就門八名從狂獅軍團出來的護衛攔住了。

    “什么人?不知道這里是睿親王大人的府邸嗎?怎么隨便亂闖,趕快離開?!?br />
    我緩緩摘下了自己的斗笠,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些,“是我,我回來了?!?br />
    所有護衛都是一呆,猛的,他們集體出一聲歡呼,跪了一地,“親王大人,您終于回來了?!备惺苤麄冏詢刃牡南矏?,我心中一暖,微笑道:“是啊,我回來了,我終于回家了。你們去告訴廚房,今天要好好慶祝一下,讓他們多準備些酒菜?!?br />
    王大人?!眱擅o衛蹦蹦跳跳的去了。另外幾名護衛高喊著:“親王大人回來了,親王大人回來了?!背锩媾苋笙擦?。

    我拉著墨月吧,咱們進去見母親?!?br />
    墨月低聲道:“伯母真的會喜歡我嗎?”

    我捏了她小手一下心吧,我的傻月兒,你那么漂亮,媽怎么會不喜歡你呢,我把她的兒媳婦帶回來給她看,她恐怕高興還來不及呢?!?br />
    我拉著緊張的墨月,懷著激動的心情走進了自己的府邸。一切景物依舊,踩在自己院子里的青石地板上,是那么的充實。

    我們快步走向大廳,剛上臺階,大廳門口已經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我松開拉住墨月的手,一陣孺慕之情涌上心頭,身體一躥蹬上臺階,母親那熟悉的容顏赫然就在眼前,她瘦了,也憔悴了許多,還不如我當初離開時的氣色好,母親眼中噙著淚水,就那么定定的看者我。

    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孩兒回來了?!?br />
    母親的手有些顫抖的撫摩著我的頭,將我摟入她的懷中,喃喃的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媽還以為一輩子都再也見不到你了呢?!?br />
    我和母親相擁而泣,這些日子的艱辛、困苦仿佛都在這一刻泄出來似的。

    良久,母親松開抱住我的手,輕輕一托,我會意的站了起來,母親掂著腳用袖子幫我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子,咱們進去吧?!闭f著,率先走進了大殿。我的心中出奇的舒暢,見到了母親,我感到塌實了許多。

    墨月還楞楞的站在臺階下,我跳下臺階,拉著她的手道:“月兒,走吧,咱們進去?!?br />
    墨月低聲道:“老公,剛才那位就是你母親嗎?她看上去好年輕啊?!?br />
    我得意的一笑親保養的好啊,咱們快進去,我要趕快給母親介紹一下她的兒媳婦,母親一定會非常高興的?!?br />
    走進大殿,我第一眼看到的是白劍,她正從后面跑了出來,直奔坐在主位的母親,她到沒什么變化,還是那么漂亮,只是一臉的焦急神色,她還沒跑到母親面前,就喊道:侍衛門說雷翔回來了,是嗎?他在哪里?”

    母親微微一笑,指了指門口是在那里嗎?”

    白劍猛然轉身,晶瑩透徹的大眼睛頓時對上了我的目光,我彎腰施禮道:“劍兒姐姐,我回來了?!?br />
    白劍的眼中閃爍著異樣的神色,表情很復雜,墨月湊到我身邊,小聲問道:“老公,她是誰???”

    我微微一笑咱們過去,我給你介紹?!闭f著,拉著墨月走上前去,這回,母親和白劍都看到了墨月,兩人對視一眼,神色中有些不自然的感覺。我雖然注意到了,但由于滿心歡喜,也就沒太在意,將墨月拉到身前,對母親道:是您的兒媳婦,墨月。墨月,這是我媽媽?!蹦履樕弦患t,盈盈拜了下去。

    聽到我對墨月的介紹,白劍的臉色頓時蒼白起來,母親則有些驚詫,站起來道:“孩子,快起來?!?br />
    墨月低著頭站了起來,好象犯了錯的孩子似的,我也沒想到一向調皮搗蛋的墨月,一見到母親會如此拘謹。墨月的容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尤其是一頭幾乎拖到地上的黑色長,更是萬分迷人,母親一定會喜歡她的。

    母親上前兩步,拉住墨月的小手子,我那么可怕嗎?放松點,既然翔兒說你是我的兒媳婦,那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別那么拘謹?!?br />
    墨月點了點頭,有些嬌羞的說道:母?!?br />
    我哈哈一笑兒,你叫我媽什么?是不是應該改口啊?!?br />
    墨月的俏臉頓時紅的向蘋果一樣,瞪了我一眼,看著母親似笑非笑的臉龐,低聲叫道:“媽?!?br />
    母親痛快的答應著,讓我好好看看。你叫墨月是吧,那我以后也像翔兒那樣叫你月兒吧兒,你真漂亮,比我年輕的時候還要強上許多,翔兒能娶到你,真是他的服氣啊?!?br />
    墨月見母親如此和善,頓時也放松了不少,微笑道:“比起您來,我可要差的遠了?!?br />
    我現白劍的神色有些不對,是不是因為我冷落了她呢?我沖墨月道:“月兒,這位是我的姐姐白劍,你就和我一樣,叫她劍兒姐姐就可以了?!蹦罗D身走過來,沖白劍叫道:“劍兒姐姐,你好?!?br />
    白劍神色有些不自然,還禮道:“你好,墨月妹妹。雷翔,你什么時候找到墨月妹妹這么漂亮的老婆???”

    我攬住墨月的腰前我和你提過的,你難道忘了嗎?”

    白劍吃驚的捂住自己的嘴是說……”

    我沖她使了個眼色,同時點了點頭。

    墨月有些迷惑的問我道:“你們在打什么啞謎,我怎么聽不懂?!?br />
    我微微一笑不懂沒關系啊坐下歇會兒吧,咱們走了那么遠的路?!?br />
    母親微笑道:“是啊,月兒到我身邊來,翔兒,你們成親了么?”

    我搖了搖頭經過您的允許,我怎么會輕易成親呢,這回帶月兒回來,主要就是讓您審核一下嘛,呵呵,然后我就去墨月家提親?!?br />
    母親點了點頭然還沒有成親,那月兒你還是先叫我伯母吧,也省得你尷尬,等你們正式成親以后,再改口也不遲?!?br />
    我喜道:你是同意我們的親事了?!?br />
    母親笑道:“這么一個漂亮乖巧的兒媳婦我怎么會不要呢,當然同意。翔兒,以后你可不許欺負人家?!?br />
    我湊上前去,輕捏墨月的粉面,笑道:“當然不會欺負她了,我不知道有多疼她呢,是不是,月兒?!?br />
    母親一掌拍掉我的手,佯怒道:“不許動手動腳的,怎么能隨便捏人家女孩子的臉?!?br />
    我嘻嘻一笑您知道嗎?這段離開的日子,我可想您了?!?br />
    母親嘆了口氣也想你啊,你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你這回一去就是那么長時間,還遇到了那么多危險,我都快擔心死了?!?br />
    我楞了一下道大哥、二哥他們沒告訴您我兩年之內肯定會回來嗎?”

    母親臉上閃過一絲怒意,“你現在還想騙我,盤宗、金銀他們早就都老實交代了。你到底是怎么跑出來的?!?br />
    我不禁暗暗苦笑,大哥、二哥,你們怎么把真話說了出來呢,為了不讓母親生氣,我趕忙轉移話題道:哥、二哥他們呢,我回來了,他們怎么還不出來見我?”

    母親嘆了口氣別打岔,半年前,你那兩位兄長垂頭喪氣的回來了,我一看你沒和他們在一起,就問他們怎么回事。他們呀,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告訴我你去閉關修煉了什么的,就他們那神色,能騙的了我么,在我的一再逼問下,他們終于說出了真話,說你為了得到什么東西被龍神帝國的圣龍騎士團抓去了,隨時有生命危險?!闭f到這里,母親眼圈一紅。

    我上前一步,蹲在母親身旁,拉住她的手道:都瘦了,都是我不孝,讓您擔心了?!?br />
    母親撫摩著我的臉孩子,別這么說,你有你要做的事,不過,你以后一定不能那么冒險了,知道嗎?媽媽可就你這么一個兒子。我不希望你有事,媽的后半輩子還要你啊?!?br />
    我不斷的點著頭會的以后一定不會輕易犯險。這次確實很險,差點就被囚禁一輩子,多虧月兒及時趕到,將我救了出來,這才得以脫險后來大哥、二哥他們到哪里去了?!?br />
    母親聽了我的話,看了看墨月,眼中滿是感激之色,微笑道:“月兒,謝謝你將雷翔救了回來,他可是我的唯一希望了?!?br />
    墨月想起當初在圣龍騎士團的小村中憑借合體才沖破的最后封印,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喃喃的說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br />
    母親微微一笑,沖我道:“你那兩位兄長和我交代完以后,就到皇宮里找獸皇匯報去了,說是要一起想辦法救你回來,可這一去,就沒有了蹤影,再也沒有回來。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里?!?br />
    我心中一驚,大哥他們沒有回來?難道,他們又去了龍神帝國不成,這可壞了,不行,我要立刻去見獸皇,詢問他們的下落。

    母親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去吧,回來了怎么要要進宮一趟,自從你失蹤以后,獸皇親自來過三次,送來許多補品給我,還安慰我說一定想辦法救你回來,當時我問過盤宗他們的下落,可獸皇只是嘆氣,并沒有說什么,你這個干爹對你還是很不錯的??吹某?,他并非完全為了自己的利益才關心你的?!?br />
    我點了點頭,想起當初厲風說獸皇為了救我,愿意付出兩個領的國土,就算他是為了以后利用我,但這種情誼還是讓我非常感動。我扭頭對墨月道:“月兒,你就在這里等我吧,我要進宮去見獸皇?!?br />
    墨月扁了扁嘴我要和你一起去?!边@丫頭,現在一分鐘都離不開我。

    我想了想還是不要去的好,畢竟你的身份還不合適見獸皇。等我先把事情告訴他,下回進宮的時候再帶你去?!?br />
    母親誤會了兒的身份怎么了,她是你老婆,見見獸皇也是應該的,你就帶她去吧?!?br />
    我低聲道:不是嫌月兒的身份低,而是因為她的身份太高了,她是魔族的公主,魔皇最寵愛的女兒?!?br />
    母親和白劍都楞住了,母親失聲道:“什么?魔族的公主?!?br />
    看到母親這么吃驚,墨月黯然道:“是的,伯母,我是魔族?!?br />
    母親的臉色大變,不是變的難看,而是變的異常興奮,拍了拍我肩膀道:“好小子,不愧是我兒子,真有本事,居然找了個魔族公主當老婆。太好了?!?br />
    連我都沒有想到母親會有這種反映,墨月呆道:“伯母,您不會嫌棄我是魔族嗎?”

    母親微笑道:“怎么會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月兒,不知道雷翔告訴你沒有,我原來是龍神帝國的公主呢,傻丫頭,伯母可沒有什么種族之見,所有大6上的生物都是平等的,沒有什么高貴和低賤之分?!?br />
    墨月的眼睛紅了起來,趴到母親身上,哽咽道:“伯母,你真好?!?br />
    母親輕撫她背后的長要你們幸福,其他的都無所謂,以后雷翔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br />
    我苦笑道:“你們到是建立了統一戰線啊,好了,月兒,你和媽聊聊天吧,我先去獸皇宮了,我會盡快回來的?!?br />
    墨月轉過身,嬌聲道:“一定要快點回來哦?!?br />
    我點了點頭,又向母親和白劍分別告辭,轉身出了大殿。

    很快,我就來到了獸皇宮,門口把守的狂獅軍團護衛將我攔了下來。我摘下斗笠年不見,就不認識我了嗎?”

    護衛們看到我,頓時一陣欣喜,集體跪倒在地,他們看我的神情還帶著一絲崇敬。

    我微笑道:“你們都起來吧,我進去見陛下?!闭f完,我昂走進了獸皇宮。一路上,見到我的侍衛全都跪下行禮,我心中惦記著大哥他們,也無心多做應付,很快,我來到親政殿,拉住一個侍衛問道:“陛下在嗎?”

    侍衛恭敬的說道:“親王大人,陛下在御書房呢?!蔽野盗R自己糊涂,這個時間,獸皇怎么會在親政殿呢。

    來到御書房,我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御書房前的侍衛們見到我跪了一地,卻沒有一個出聲,我知道,他們是怕驚擾了獸皇。他們怕,我可不怕,我現在非常想立刻就見到獸皇。說實話,我再沒有了以前對他的一絲防范,心中只有尊敬和孺慕之情,我朗聲道:“臣雷翔求見?!?br />
    御書房里靜悄悄的,沒有什么動靜,也沒有獸皇的回應,在我愣神的工夫,御書房的門開了,獸皇那英姿挺拔的身型出現在門口。他眼中閃動著激動的淚水,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顯然剛才還在休息,他顫聲道:“雷翔,真的是你回來了嗎?”

    我上前一步,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皇,是不屑兒雷翔回來了?!?br />
    獸皇抓住我的雙臂,將我托了起來,激動的淚水流了下來,“孩子,你終于回來了,都是父皇不好啊?!?br />
    我看了看周圍侍衛投來的好奇目光,低聲道:“父皇,咱們進去說吧?!?br />
    獸皇點了點頭,拉著我的手走進了御書房。

    他按住我的肩膀子,你坐下,快告訴我,你是怎么逃出來的,當初,我真不應該讓你去龍神帝國冒險,如果你要是回不來,我會自責一輩子的?!?br />
    我心中一陣感動,攙扶著獸皇坐到他自己的書案后,自己快走兩步,跪倒在書案前,朗聲道:“稟告陛下,臣雷翔已經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務。將龍神帝國白煙山出土的寶物取回來了?!?br />
    獸皇一楞么?你真的成功了?!?br />
    我點了點頭皇,您聽我說,是這樣的,當初,我前往龍神帝國的白煙山把怎么遇到的古川,后來如何得到狂神傳承的過程整個說了一遍,沒有任何的隱瞞,我現在對獸皇已經是非常的信任,覺的沒有必要再對他隱瞞什么?!啊液痛蟾?、二哥從山洞中一出來,就現被圣龍騎士團的人包圍了,他們的功夫實在太厲害,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夠抵抗的,為了能有個回來報訓的,我就掩護大哥他們先回來了,大哥他們和您說了么?”

    read3;<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adtlfs.live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7627/52001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627/5200129.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萬古神帝、終極斗羅、滄元圖、狂神、劍道獨尊、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萬千之心、仙武帝尊、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