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狂神 > 第六十八章 制造混亂

第六十八章 制造混亂

新書推薦: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我真的只是個菜鳥、索之途、紫羅蘭織夢、我的系統實在太坑了、終極墓園系統、我有一個反差值系統、萬道神皇、我有一個萬古超神帝皇系統、天帝神將、

    能量球在我的控制下飛進了龍神大營上方,我將它往下一沉,然后解除了外面的暗黑能量,轉用那些火元素包裹,空中頓時出現一個紅色的小火球,我猛然回吸,小火球加飛來,在空中光芒大熾,這是因為我把注入能量球里的火元素完全釋放出來,這一系列的控制雖然極難,但由于控制的能量球體積很小,所以,我還能夠支持。

    我變音大喝道:“大家小心,快看天上,他們攻擊咱們了?!蔽夷褚凰?,將火球甩向了另一邊,從我方人群中頓時飛出數道魔法迎了上去,我心中暗笑,火元素已經消失了,一蓬紫色的煙霧在我的催動下迅罩了下來。

    我又叫了一聲,“大家小心,那是毒煙?!?br />
    盤宗的丹毒可不是一般的毒氣,那邊的人群中頓時傳來無數聲慘叫,大片群眾倒了下來,人群頓時一陣騷亂,本就擁擠的人群更是四散外逃。

    “,你們也太卑鄙了,不讓我們得到寶物就算了,還毒氣暗算我們?!?br />
    我趁機抽出墨冥,大喊道:“沖啊,兄弟們,前進是死,后退也是死,與其這樣,還不如拼一拼,說不定,還能弄點寶物回家呢?!闭f著,我飛身而起第一個沖了出去。兩個起落就到了重裝甲步兵們的身前,墨冥連揮,頓時殺掉兩人,在我的鼓動下,后面這群貪婪的家伙向海水一樣撲了上來,無數各系魔法從人叢中飛向龍神帝國的陣營,大片的喊殺聲響起。我可不想引起龍騎士們的注意,所以,并沒有用狂神斗氣或者暗黑魔力,只是憑借著力量生砍,又殺了幾人后,我逐漸收住前沖的勢子,周圍許多人從我身邊沖過,龍神帝國方面頓時亂了起來,里面的指揮官在忙亂中開始指揮部隊應敵。一開始,他們還能控制只是抵擋而不殺人,但那群‘烏合之眾’可不這么想,在死掉不少同伴后,龍神帝國的部隊開始反擊了,雙方的死傷開始大量增加。這可不能怪我,就算沒有我的煽動,也許,他們也會這樣的吧。我在心里暗暗的推卸著責任。

    我悄無聲息的退出人群,看著眼前的樣子,恐怕龍神帝國有麻煩了。我陰冷的一笑,眼前混亂的景象,使我心中一陣得意,飛身退到當初的地道入口,看了看周圍沒有動靜,我悄悄的鉆了進去。

    當我從另一側出來的時候,龍神帝國營地中的所有部隊已經調動起來,雖然人數上他們處于劣勢,但畢竟都是精銳部隊,他們有效的配合和嚴整的陣型哪是那群烏合之眾可以對抗的,已經將對方壓制住了。前來探寶的人群中除了少數幾個大傭兵團還能組織有效的進攻以外,其余的人由于各自為戰,已經在節節敗退了。

    我嘆了口氣,真是讓我大失所望啊,本以為憑借優勢的人數他們能有所作為,可沒想到居然是如此下場,看來,我還要幫幫他們。我掏出剩余的被暗黑能量包裹著的丹毒,毫不猶豫的扔了出去,這回可沒有火元素,一蓬紫色的煙霧在夜幕中突然出現在龍神帝隊上方,龍神的部隊開始大片大片的倒地,原本處于劣勢的人群頓時開始起了反擊,在激烈的戰爭中,沒有人有心思去想,為什么同樣的毒氣會分別出現在雙方的陣營??粗疄鹾现姟饾u占據了上風,我得意的一笑,沒想到,這毒氣居然這么好用,在沒有龍騎將參與的情況下,龍神的部隊簡直是任憑宰割。

    我不再管他們雙方會死傷多少人,再次變身,飛回了峰頂,剛回峰頂,我就現下面的有十幾名龍騎士朝著人群的方向飛去,顯然是接到了求援的信號。

    金湊過來,問道:“老四,下面怎么樣?”

    我嘿嘿一笑心吧,龍神帝國方面肯定要亂上一陣子了,咱們走,到五彩霞光附近去?,F在,由于護在外圍的龍騎士們到前面去支援了,應該是咱們潛入的最好時機?!?br />
    銀道:“怎么過去?”

    我神秘的一笑然是飛過去了?!?br />
    盤宗楞道:“如果我們用風系魔法飛,會很慢的。遇到龍騎士將毫無還手之力?!?br />
    我看了他一眼然不能那樣,你們用風元素包裹住自己的身體,我來做你們前進的動力?!?br />
    盤宗和金銀也知道時間緊迫,開始凝聚起空氣中的風元素,青色的魔法力分別出現在他們身上,為了能更好的使用自己的能力,盤宗已經變回了九個蛇頭,只不過依然保持著人類的體形。我分別抓住他們的腰帶,四翼展開,用濃濃的黑霧護在外圍,飛了起來。全沖向五彩霞光。

    雖然四翼的能力非凡,但帶著兩個人急飛行還是非常耗費體力的,我的暗黑魔力吸收的度已經遠遠趕不上消耗的,白皙的臉上出現了細密的汗珠。我心中一驚,這樣可不行,如果消耗過大,呆會兒我哪兒還有機會從厲風手底下溜過去呢。想到這里,我逐漸減慢度,向下沖去。飄落在距離五彩霞光出現山峰旁一個較近的山包上。

    盤宗問道:“老四,你怎么了。干嘛停下來?!?br />
    我抹了抹頭上的汗水哥,你們兩個怎么用了風系魔法還那么沉,累死我了?!币魂嚲胍庀矶鴣?。

    金奇怪的說道:“不應該吧,以你的四翼變身怎么會帶不動兩個人呢。這是不正常的?!?br />
    聽了他的話我心中一驚,正在這時,那股臣服了不久的死亡氣息再次光臨,我暗暗苦笑,早不來,晚不來,為什么偏偏在這時候來,完了,看來,沒有進入那個山洞的機會了,我掙扎著坐在地上,對他們道:“快幫我護法,那死亡氣息又作了?!?br />
    盤宗頓時大吃一驚,“你上回不是說可以壓制嗎?”

    我苦笑道:“是可以壓制,但也要等它作才可以,沒時間了,這回作的好厲害,快幫我護法,別讓別人打攪到我?!斌w內的死亡氣息這回是從胸口開始作的,兇猛的沖向我的心脈,我盤膝坐好,先收回四翼墮落天使變身,然后迅催動起狂神斗氣。身上出一層黃色的光芒,之所以讓盤宗他們為我護法,最主要就是怕狂神斗氣的光芒引來龍騎士。

    這次死亡氣息的作比前兩次還要兇猛,上次在護心鏡能量的幫助下讓我很快驅除了它們使我有一些大意,一上來竟然差點被攻進了心脈,好不容易,我才穩住形式,將心脈護好,然后再圍剿死亡能量。死亡能量已經不像以往那樣懼怕我的狂神斗氣了,拼命的左沖右突,一股股頹廢的怪異感覺使我異常難受。

    正在這時,異變生了,我體內的狂神斗氣突然莫名的躁動起來,異常澎湃兇猛,在沒有護心鏡的情況下竟然又一次變成了金黃色。

    為我護法的盤宗和金銀現我身體周圍的斗氣竟然驟然變色,而且暴出強烈的金光,頓時吃了一驚,趕忙吟唱起土系魔法咒語,使我們周圍升起幾道土墻,擋住了光芒的外泄。

    像上回護心鏡在的時候那樣,當我的狂神斗氣完全變成金色之后,死亡能量頓時如同冰雪消融般迅消退,我心中一喜,難道由于護心鏡曾經在我體內駐足,使得我體內的斗氣生了良性變化嗎?我全力催動著狂神斗氣,飛快的剿滅著死亡能量,雖然最后仍然沒有全殲它們,但這次的危機畢竟過去了。

    睜開眼睛,先看到的就是盤宗和金銀關切的目光。我現,體表的散著耀眼的金芒,頓時知道這樣下去肯定會被龍騎士現的,趕忙催動體內的狂神斗氣,想讓它們安靜下來。但是,我突然現狂神斗氣再不受我控制,以平常兩倍的度飛快的運轉著,我身體出的金色光芒越來越強烈,如果從遠處看去,仿佛小山包上出現了一顆金色的小太陽似的。我心里大驚,再想催動暗黑魔力,卻現它們已經被狂神斗氣完全壓制在我眉心處,竟然不肯聽從我的命令。連我的身體也已經無法動彈?,F在,我只能憑借意志來阻擋狂神斗氣的加運轉了。旁邊的金銀和盤宗被推出三四米遠,沒法近我。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讓他們也驚呆了。

    無法控制體內能量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走火入魔,我不會這么倒霉吧。經脈的漲痛使我忍不住長嘯出聲,滾滾聲浪破空而起,我身體周圍的金芒也在剎那間形成一個金色的光柱沖天而出。完了,只要厲風他們不是傻子,一定會現我們的。

    我吼道:“大哥,二哥、二姐,你們快走,我控制不了自己體內的能量了?!?br />
    聽到我的喊聲,盤宗和金銀對視一眼,臉上都出現了毅然的堅定神色,仍然護在我身邊,并同時吟唱起自己的變身咒語。

    金道:“太陽,賜予大地溫暖的朋友啊,請將您無盡的力量賜予我吧?!便y道:“月亮,在黑夜中帶來光明的朋友啊,請用您無盡的光華洗滌我的身心?!眱蓚€狼頭同時吟唱:“覺醒吧,沉睡著的狼神血脈?!苯疸y向天出一聲長長的狼嚎,身體和毛迅增長,頓時變成了最強攻擊狀態,四肢著地,巨大的狼身閃爍著金銀兩色。

    盤宗的九個蛇頭一個口型,同時吟唱道:地在于自然界中最純凈的能量,請點燃我心中的希望,覺醒吧,沉睡著的蛇王血脈?!彼麧L倒在地,變出原形,身體和頭迅變大為原來的幾十倍。在盤宗鉆洞的時候我沒有現他的變化,這次近距離的變身,讓我看清了他達到絕地境界以后的提高,九個蛇頭在變身后比以前都大了一號,全身散著淡淡的瑩光,身體隨便一動,周圍的空氣都會隨之翻涌。提升一個境界確實讓盤宗的功力提升不少,雖然仍比不上父親,但也相去不遠了。

    兩股強大的氣息護衛在我身旁,我明白,他們是不會棄我而去的。就在這時,五彩霞光出現的山峰響起了三聲嘹亮的龍吟,一青、一白、一黃,三道身影騰空而起,閃電般向我們的方向飛來。

    在這一剎那,我第一次為自己堅持探寶而感到后悔,在厲風、天剛、松仁的攻擊下,我們三個是不可能幸免的。我自己死了不算什么,卻連累了對我情深意重的兄長。兩縷痛悔的淚水順著我臉頰流淌下來。

    就在我絕望的同時,天空中的五彩霞光出現了變化,原本垂直上升的它突然扭曲起來,在空中形成一個拋物線沖向我散出的金光。雖然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我心里明白,也許,這是最后一個機會了,不論五彩霞光是好是歹,總比落在龍騎將手里要好的多。于是,我猛的大喝一聲,將意念完全投入到運行中的狂神斗氣當中,原本就飛運行的狂神斗氣,在我不再抑制和推動的情況下,度猛然又增加一倍,我全身散出一片血霧,身體出的金芒頓時大盛,引的五彩霞光加沖來。

    厲風也現了不對,他催動著龍族長老青林驟然加,甩開天剛和松仁,猛的沖了過來。

    也許是天不絕我,就在騎著青林的厲風距離山包還有十米的時候,五彩霞光終于和我身體出的金光接觸了,我出的金色光芒頓時也變成了五彩,體內運行的狂神斗氣猛的停了下來。從飛運轉到靜止是那么突然,我體內的經脈雖然堅韌,卻也經不住如此折騰,頓時連續噴出三口鮮血,委頓在地。

    在我護身金光變成五彩的剎那,光芒猛然擴張,將金銀和盤宗囊括在內,厲風似乎感到了危機,大喝一聲,手中龍槍化為一道青芒投擲而出,在空中化出一到青光,直奔我胸口飛來,他很明白,我是吸引五彩霞光的源泉。青光在如此近的距離內如果射向我,我是不可能幸免的,即使是在最佳狀態變成血紅天使,我也無法抵擋住厲風的會心一擊。

    但是,異是生了,就在那柄青色龍槍透入五彩光芒三尺后,它突然停住了,空氣中出劇烈的摩擦聲,不論厲風在后面如何催動,龍槍都無法再前進一線。

    變身后的盤宗和金銀在被霞光罩住后,都靜靜的待在那里,看他們臉上掙扎的神色,我知道,這股莫名的能量限制了他們的行動。五彩光芒突然大盛,瞬間由原有的直徑十米不到擴展為直徑百米左右。厲風出的龍槍、厲風、龍族長老青林,以及跟過來的天剛、松仁和他們的坐騎都被這股強大的力量彈的飛了出去。

    我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全身暖融融的,沒有一絲力氣,卻也沒有一絲痛苦,五彩光芒一收,又變回了原來的直徑,我現,我和盤宗、金銀的身體逐漸飄離地面,順著五彩霞光的軌跡,飛了起來,度不快,可以讓我們清晰的感覺到那詭異的樣子。

    厲風他們雖然被彈了出去,卻沒有受傷,三個龍騎將臉色鐵青,催動著他們的坐騎再次沖來,拼盡全力的攻擊著五彩霞光。厲風全身的青色光芒厚達一丈,高舉手中龍槍,不知道在吟唱著什么,天剛和松仁也分別舉起龍槍在吟唱著,雖然他們的斗氣比厲風要弱上不少,但也厚達半丈,三人的斗氣都恍如實體般凝聚。他們座下的三頭巨龍不斷吐出巨大的魔法彈。龍族長老青林甚至還召喚來了大股龍卷風向我們所在的位置攻擊??粗笃笃墓粢u來,我和盤宗、金銀都流露出恐懼的神色,單是這三條龍,恐怕我們對付起來都很難。

    那本來看上去像煙霧的五彩光芒,在這時竟然變成了無比堅實柔韌的壁壘,不論他們怎么攻擊,都無法透進五彩霞光三尺之內。

    終于,厲風他們的咒語完成了,三個人猛的從各自的坐騎龍上飛身躍起,三把龍槍分別帶著青色、黃色、白色三種光芒在空中點到一起形成一個三角錐形,三股斗氣瞬間纏繞在一起,一個直徑一米的三色斗氣壓縮球在空中形成,厲風大吼一聲,左掌猛然拍出,三色能量環繞的斗氣球在空中化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向我們的方向撞來。借著反彈的力量,厲風三人分別回到了自己的坐騎上,看著合三人之力的能量是否能傷到我們。我心中一陣緊張,這個壓縮能量球經過的空氣都是扭曲的,可見其威力之大,不知道五彩霞光能否擋的住,擋不住的結果,就只有死。

    斗氣球迅接近,正好命中在我們外圍的五彩霞光中。五彩霞光暴閃,斗氣球猛然爆炸,我們在五彩霞光中感覺到一陣強烈的抖動,眼前的光芒使我們短暫失明,光芒漸退,我現五彩霞光的顏色比剛才要淡了許多。遠處的厲風三人在氣機牽引下被反震力撞出了上百米,由于厲風是剛才動攻擊的中心,所以,受到的反震力也最大,他身上的青色鎧甲有些地方已經出現了破損,嘴角流出一絲鮮血,看樣子,他受傷了。能讓厲風受傷,可見剛才的反震之力有多強。

    我不知道的是,厲風之所以受傷,是因為剛才他憑借著自己的力量獨自一個人承受了所有反震之力,護住了天剛和松仁,以及三頭巨龍。這才使他受到了重創。

    看他的樣子,應該已經沒有力量再動一次像剛才強度的進攻了。

    五彩霞光仍然帶著我們的身體按照原有的軌跡前行著,當我們達到拋物線頂點的時候,身體開始加下沉,在這股能量的控制下,我們只能把自己的命運寄托于上天。但我今天剛用盤宗的毒氣殺了那么多人,上天的天神會眷顧我嗎?恐怕不會吧。

    厲風三人眼睜睜的目送著我們不斷的向目標前進,卻沒有再出攻擊。

    現在,就算死,我也絲毫不后悔,能看到厲風他們如此狼狽的樣子,我心中有一種難以茗狀的興奮。雖然不是我打敗的他,但能把縱橫大6上百年的滅風戰神厲風逼的青筋暴露并受了傷,也算是我的成功吧。我暗暗祈禱,只要能讓金銀和盤宗平安回到獸人國,即使讓我失去一切,我也愿意。

    終于,我和盤宗、金銀被五彩霞光帶入了那厲風努力了兩個月都無法進入的洞。眼前一黑,身體感覺到一陣疲倦,接著,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坐在青林的背上,厲風微微喘息著,雖然受了重傷,但他仍然腰干挺的筆直,全身散著霸氣,眼中燃燒的怒意似乎可以將整片白煙山脈焚燒掉。旁邊的天剛和松仁感受著他身上散的殺氣,靜靜的分立兩側。

    空中的五彩霞光隨著那一人兩獸進入洞已經消失了。

    “天剛?!?br />
    “厲叔叔,您吩咐?!?br />
    厲風摘下自己沒有面具的頭盔扔給他著這個,回總部找你父親,告訴他,立刻帶著所有人到這里來,剛才的情形你們也看見了,進入洞的是一個人類,還有兩只異獸,如果讓他們得到了里面的東西,龍神必將大亂。所以,我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鏟除他們?!眳栵L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熟悉他的天剛和松仁卻知道,他現在正處于暴怒的頂點。已經有將近7o年沒有受過傷了,厲風竟然在七十年后的今天,再次感覺到了疼痛的滋味,也怪不得他如此憤怒。

    盡管天剛知道這時候不應該去惹厲風,卻仍忍不住問道:“厲叔叔,您的意思是……”

    厲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吐出三個字:“星龍雨?!?br />
    天剛和松仁同時驚訝的合不攏嘴,自從星龍雨這招被天剛的父親光明系大魔導師光之守護神天云明出來以后,還從來沒有用過,但是,它的威力卻是每一個圣龍騎士團成員都清楚的。

    松仁湊上來道:“厲叔叔,您要三思啊?!?br />
    厲風只是瞪了他一眼,并沒有理會,扭頭對天剛道:“我讓青林長老帶你回去,務必在三天之內把消息傳到。不管那股力量是什么,不管那洞中存在著什么?我都會毀滅它?!彼娜^攥的咯咯直響,眼中充滿了強烈的戰意。

    天剛見已經沒有挽回的余地,只能點頭答應,在他想,畢竟圣龍騎士團的行動的決定權在他父親天云,父親應該不會這么不冷靜吧。

    就這樣,天剛騎著青色的巨龍長老青林走了。

    厲風騎上原本天剛的坐騎,對松仁道:們去看看那些暴民,他們難道要造反嗎?如果不是他們,那一人兩獸還未必到的了這里?!眳栵L的話語中充滿了森然殺氣。

    松仁趕忙勸道:“厲叔叔,咱們不用去了吧,有那些龍騎士在,足可以震住他們了,咱們是圣龍騎士團的成員,可不能隨便殺龍神帝國的子民啊?!?br />
    厲風楞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猶豫。

    松仁接著道:“算了吧,厲叔叔,還是等天叔來了再說吧?!?br />
    厲風哼了一聲宜這群貪心的混蛋了,咱們走,到洞口去守著?!?br />
    …………

    我的神志漸漸恢復過來,睜開雙眼,周圍光線很暗,只能隱約的看到些事物。我活動了一下身體,現并沒有什么不舒服,體內的兩種能量運轉正常,依舊按照平常運行的軌跡活動著,狂神斗氣好象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似的,但我一時又想不清楚。我現在最大的感覺就是全身充滿了力量,在昏倒前我的衣服已經被狂神斗氣那狂暴后的金色能量絞的粉碎,所以,現在我全身幾乎都是的。

    隨著時間的延長,我逐漸適應了周圍的光線,已經大概能看清這里的事物了,我現這里是一間很大的石室,說它是石室是因為周圍的墻壁光滑平整,除了我以外,我沒有在這里現任何東西,也許是黑暗的原故吧,周圍的墻壁我也只能看到些影子而已。我摸索著尋找,在左側的墻壁上有一條甬道,不知是通向哪里的了,盤宗、金銀他們呢?想起兩位兄長,我心中一急,趕忙四處尋找起來,搜索了半天,幾乎找遍了石室的每一個角落都沒有現他們的蹤跡,既然這間石室沒有,看來,我只能通過那條甬道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拼一拼吧,一咬牙踏進了甬道。

    雖然進入甬道的選擇有些沖動,但我卻并不鹵莽,伸出右手低聲吟唱道:“偉大的火元素,凝聚在手,會聚成球,火球術?!蔽矣昧艘粋€相對比較低級的火系魔法,由于我不像紫嫣可以用光系魔法照明,所以,也只有用火系的了。出乎意料的,原本這個我有百分之二百把握的火球術竟然失靈了,足足等了盞茶工夫,卻沒有一絲火元素的影子出現。不是吧,我的精神力連個火球都召喚不出來嗎?我又試了一個水系魔法,同樣沒有任何效果。這是怎么回事,自從在天都學院學會低級魔法之后,幾乎是百試百靈,怎么會突然失效了呢。抑制著心中的不安,我吟唱道:“偉大的黑暗之神,以我的靈魂為祭禮,以我的生命為橋梁,賜與我您無盡的神力,形成堅實的壁壘,保護您的仆人吧?!岛谄琳??!彪S著咒語的吟唱,以我為中心,濃濃的黑霧向外散著,身前3米范圍內頃刻間被籠罩在內,這個魔法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用過了,還是當初天魔決修煉到第二層時能用的二級暗黑防御魔法,看樣子,威力比以前強了很多。我隨心所欲的控制著身周的黑暗壁壘,并沒有什么不適,看來,我的精神力并沒有減弱,可為什么使用不了那些更容易的魔法呢。

    我將暗黑屏障散去,卻現體內的暗黑魔力減少了一些,往常當我用完一個魔法后,都會自動的匯集周圍的暗元素,可這回我卻現,用了這個二級暗黑魔法后,體內的暗黑魔力卻憑空少了一些,瞬間,我明白了自己為什么無法使用其他魔法了。我在使用魔法上,除了暗黑魔法以外,其他幾系都是以暗黑魔力為基礎大的精神力召喚周圍的魔法元素來實現的?,F在我無法使用普通四系魔法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個洞中沒有任何魔法元素存在。想到這里,我松了口氣,雖然這里沒有魔法元素,但我體內充沛的暗黑魔力足可以支撐我使用幾個高級暗黑魔法,而且,魔法元素的消失并不影響我的狂神斗氣。斗氣和魔法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一個是由內而外,一個是由外而內。斗氣是自身的修煉,而魔法是精神去控制外界的元素。所以,只要我的身體不出現異常,斗氣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用。

    噌的一聲,我從背后抽出墨冥,在這個不知名的地方,小心謹慎是唯一的辦法。我現在根本不想得到什么寶物、神器,我只想平安的找到盤宗和金銀,安全的離開這里。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友情對我的重要。當初的沖動是多么的幼稚,如果我死了,會連累到結拜兄弟,會讓紫嫣、紫雪傷心,會讓母親絕望,也會害了墨月。在這一剎那,我突然明白,我的生命,再不屬于我自己,我暗暗誓,以后不論遇到什么事,都要以自己的生命為重,絕不再沖動了。這可能就是吃一欠長一智吧。

    read3;<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adtlfs.live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7627/52000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627/5200092.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萬古神帝、終極斗羅、滄元圖、狂神、劍道獨尊、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萬千之心、仙武帝尊、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