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狂神 > 第五十六章 決賽出戰

第五十六章 決賽出戰

新書推薦:終極墓園系統、萬道神皇、我有一個萬古超神帝皇系統、天帝神將、索之途、我真的只是個菜鳥、紫羅蘭織夢、我的系統實在太坑了、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我有一個反差值系統、

    青年苦笑道:“我剛才不是說了,有人壓注賭你們贏得最終的勝利,那個人壓的是一塊稀有寶石,價值金幣,你們的奪冠盤口是一賠十六,也就是說,如果被他壓中了的話,我們就要賠出八千萬金幣,雖然我們在西倫城很有錢,但八千萬也是一個近乎天文數字的數目。據他自己說是你們學院的人,我怎么沒看到他出現呢?!?br />
    一直沒有說話的紫雪驚訝的說道:“有人壓金幣我們勝?他閑自己錢多么?我們學院的人已經都在這里了?!?br />
    莊老師微微一笑許人家有自己的理由,這些都和咱們沒有關系,大家只要做好明天迎戰的準備就行了。風峒已經贏了,咱們也該回去了?!闭f完,她和副院長沖那青年打了個招呼,帶著弟子們從選手通道離開。并沒有回答青年關于我的問題。

    相比于西倫和天都的旗鼓相當,第二場風峒對松織則沒有任何懸念,風峒只出了三名學員就把松織的所有選手擊敗,松織的這幾個學員雖然功力不夠高,但風峒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驚人,我想,如果沒有我的話,恐怕明天天都就要輸掉了。

    回到旅店,紫嫣和紫雪的身影總是在我腦中揮之不去,我現在根本不敢想她們不原諒我會出現什么后果,看到紫雪的憔悴,我真的不想再傷害她們,可是,錯已鑄成,我必須要把真相告訴她們,也許,就是后天,我將接受有生以來最痛苦的審判。

    我盤膝于榻上,凝神修煉著狂神斗氣,自從那天死氣作以來,我已經終止天魔決的修煉,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狂神決中,因為在死氣作時只有狂神斗氣可以與之相抗,為了保住我的小命,也只好不斷增加修煉了。

    第三天的黎明前(休息一天才進行最后的決賽),我懷著忐忑而激動的心情來到了西倫學院門口,和前天一樣,雖然我來的更早,但這里依然是人山人海,我用同樣的辦法擠了進去,這次我的位置很近天都方面的休息席。由于時間還早,我站在那里平復下性情,合上雙目,調整體內的能量,今天我要出手,死氣一定不能出現,所以,我小心翼翼的調動狂神斗氣檢查著身體的狀況。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感覺到周圍的人群騷亂起來,緩緩收功,睜開雙目一看,天色已經大亮,但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陰沉沉的,讓我感到心頭有些壓抑。

    天都和風峒兩方的學員已經入場了,由于我在這邊,無法看清風峒那邊的情況,我不敢太專注紫嫣她們,因為距離太近,以紫嫣的修為,很容易現我的蹤跡。無意中,我的目光落在斜對面的主席臺上,由于今天換了個地方,可以讓我清楚的看到主席臺上的情景,最讓我注意的是主席臺中央的兩個人,一個是位中年男子,他氣宇軒昂,身穿華服,坐在主席臺的正中間,突顯出他尊貴的身份。而另一個,就是昨天糾纏紫嫣、接受我賭注的的那名青年。從他昨天的表現中,我明白他有很高的功力,看來,他的身份也同樣非同小可。怪不得當初我壓注的時候他一同意莊家就松了口氣呢。

    西倫的外事部主任站在比賽臺上,朗聲道:“今天是四大學院交流比賽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今天的對陣雙方分別是,昨天戰勝西倫學院的天都學院和昨天戰勝松織學院的風峒學院。請參賽選手做好準備,第一場參賽選手入場,比賽馬上開始?!?br />
    天都并沒有像昨天那樣第一場比賽派上風問,而是派出了一名在昨天表現并不怎么好的三年級學員,天都在這次交流比賽帶來了六名正選學員,除了紫嫣是四年級、風問是二年級以外,其余四人都來自三年級,如果論實力,應該是曾經奪得年級冠軍的紫嫣最強,其余幾人并沒有特別出色的揮,風問只能算是比較有展潛力而已。他們和風峒相比,實力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果然,實力證明了一切,風峒出場的第一名學員憑借著出眾的斗氣就接連贏下三場,在第四場由于體力不濟才敗下陣來,天都在前四場比賽都沒有派出風問,不知道副院長怎么想的,為什么要把風問放在這么峒出場的第二名學員輕松的贏了對手。大部分觀眾都以為今天的結果會和昨天一樣,風峒只需要出三個人就可以搞定全部比賽。

    主席臺上的青年樣子很輕松,風峒的接連勝利讓他以為雞血石已經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第五場比賽,風問終于出場了,由于他昨天的出色表現,他一出場,觀眾們就報以熱烈的掌聲,顯然,誰也不想看到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比賽。風問的打扮和昨天一樣,他雙手握劍和對手互相施禮后,擺開了架勢,他的對手也是使用武技為主的戰士,用的是一把長刀,剛才只用了幾個強力的連續十字斬就戰勝了他上一個對手,并沒有耗費太多的體力。從實力上分析,風問比對方要差上一些,不知道他有沒有什么絕技可以取得最后的勝利。

    風峒的學員和上一場一樣,雙手握到,一橫一豎兩道冷芒在空中交錯而出,又是一記大十字斬。

    風問凝神靜氣,身形急閃,全身帶起耀眼的青光,從對手的十字斬空隙中突破而出,直撲對手。對手不慌不忙,長刀在身前布下一層細密的刀網,叮叮聲不斷傳來,剎那間,兩人的兵器在空中不斷碰撞。

    由于對手的斗氣比風問略勝一籌,雖然風問占據了下撲的優勢,卻并沒占到什么便宜。迅疾的劍勢在對手綿密的防守下無計可施,一次又一次的被反彈而回。

    就在風問氣勢漸餒之時,他的對手暴喝道:“錯影斬?!彼眢w急晃,場地中突然出現三個身影,身影交錯而出,使人無法分辨真偽,三個分身從不同方向殺出,封死了風問的全部退路。風問當然不甘就此失敗,以驚人的度在窄小的空間內迅的移動著,身后一片淡淡的殘影,手中長劍青芒大盛,擋住了對方大部分攻擊。但肩頭上仍然被對方的長刀劃出了一道傷口。

    風峒選手贊道:“好劍法,再接一招?!彼殖龅娜齻€身影驟然合一,雙手握住刀柄猛然向后抽到,周圍的空氣仿佛都被他這一收所抽空,風問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傾,風峒選手要的就是他這樣,后收的長刀猛然直刺,長刀帶動整個身體,身刀合一直奔風問胸口。

    風問借著前傾的姿勢,身體迅旋轉起來,手中長劍脫手而出,借著旋轉的力道直射對手。長劍的鋒銳和對手長刀相撞,出叮的一聲,只是稍微阻止了一下對手前進的度,長劍就被彈了出去。風問并沒有向兩旁躲閃,因為他知道,如果想后退的話,一定無法抵擋住對方的追擊。身體急旋轉著向對方沖去。

    風峒選手嘴角流露出一絲冷笑,原勢不變,仍然直沖而去。

    場中的兩人猛然靜止住。風峒選手的長刀深深的插進了風問的肩頭,直至末柄,而風問手中卻多了一把短劍,架在他的脖子上。場中只有少數高手看清了剛才的情況,而我正是其中之一,風問在身體急轉的情況下,從懷里摸出一把短劍,在對手長刀臨身的剎那,用短劍擋了長刀一下,所以才會出叮的一聲,長刀力量極大,雖然被擋也只是微微一偏,噗的了風問的肩頭,而風問則借著短劍的彈起的力量,成功的將劍架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風峒選手臉上露出了欽佩的神色,松開長刀,點頭道:“你贏了?!憋L問手中短劍當啷落地,蹲在了比賽場地中央。莊老師和紫雪慌忙跑到臺上,紫雪小手藍光一閃,一片柔和的光芒罩向風問,我在她手上看到了當初莊老師送我,我又轉送她的手鐲,在魔法的作用下,止住了風問傷口不斷流出的鮮血。莊老師一咬牙,將風問肩頭的長刀拔了出來,風問悶哼一聲,昏了過去。他以慘烈的方式取得了這場比賽的勝利,也得到了全場觀眾的尊重,掌聲長時間響澈在西倫學院中。我心中暗贊風問——好樣的。

    紫雪和莊老師連續用了幾個治療魔法將風問的傷勢穩定下來。

    西倫的外事部主任走上臺,向莊老師遞出一個詢問的眼神,莊老師黯然搖頭。

    外事部主任朗聲道:“本場比賽天都學院勝利,選手不再繼續參加下場比賽。有請天都學院、風峒學院第六場比賽選手?!?br />
    紫嫣從休息席中站了起來,以她的實力也許還可以再戰勝一名對手,但第二個卻不行了,除非對方所有男選手都敗在她的絕世姿容下,而風峒學院現在還有四名選手沒有出場,我知道,該是我行動的時候了,我雙腳用力,身體直飄入場。雖然我帶著斗笠,但紫嫣立刻就從身形上認出了我,輕啊出聲。紫雪也抬起頭,看到場地中的我身體一陣搖晃,險些跌坐在地上。她的眼神再也無法從我身體上挪開。

    西倫的外事部主任皺眉對我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到四大學院交流賽來搗亂?!蔽艺露敷?,露出英俊剛毅的面容,沖他微微點頭并不是來搗亂的,而是參加比賽?!笨吹轿业某鰣?,主席臺上的青年猛的站了起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他趕忙低頭和邊上的中年人交談著什么。

    “參加比賽?這里進行的是四大學院交流賽,并不是誰都可以參加的,只有四大學院選手……”

    我打斷他的話,說道:“我就是四大學院的參賽選手,天都學院二年級魔法武士班雷翔代表天都參加最后一戰?!闭麄€天都學院的休息席中所有人都楞住了,呆呆的看著我的出現。我侃侃而談道:“為了這次比賽,我們學院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我作為學院的秘密武器在這最后一場出現,難道不可以么?”

    西倫學院外事部主任趕忙將目光轉向天都一方,最先反映過來的是副院長,他飄身上臺,先瞪了我一眼,沖外事部主任道:“對不起,我們這個學員說話有些沖,不過,他確實是我們的選手,學院中的精英?!备痹洪L真是老奸巨滑,他不動聲色的確認了我的身份。

    外事部主任點頭道:“既然這樣,那他可以參加比賽?!?br />
    副院長傳音給我道:“你小子什么時候回來的,你有把握連贏四場嗎?”

    我回答道:“紫嫣同樣沒有把握,既然這樣,您何不讓我拼一下試試呢?!?br />
    副院長道:“回去再和你算帳?!闭f完,他轉身下了臺。我把火熱的目光射向了臺下的紫雪、紫嫣,向她們報以歉意的笑容。紫嫣的目光中包含著嗔怪和欣喜,而紫雪則充滿了喜悅和思念,兩行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流下,我現,她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

    “你是來比賽的,還是來看美女的?!币粋€有些激憤的聲音打破了我們之間的目光交流,我扭頭看去,原來我的對手也已來到了臺上,正盯著我看,我凜然瞪著他然你想早點下去,那就請吧?!?br />
    我不客氣的言語頓時激怒了對方,他喝道:“風峒思年請教了?!笔种虚L劍帶起一道紅芒猛然向我刺來,從他進攻的度和力量上看,這個選手和上一個被風問拼下去的實力差不多。我不屑的一笑,身體巍然不動,伸出右手猛的向對方的劍刃上抓去。

    對手沉喝道:“找死?!笔种虚L劍紅芒大盛加刺來,我一把抓住他的劍刃,劍刃中傳來一陣灼熱,原來他的斗氣中包含著火系魔法,但這并不能影響我,他的長劍在我手中像鑄死一樣,無法再前進分毫。

    對手眼中閃過一片驚詫,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在想,好強的力量。既然有四個對手,我不會和他在浪費時間,右手向后一帶,身體前沖,左肩猛的撞向他的胸口。思年不愧是代表風峒出戰的高手,臨危不亂,果斷的松開自己的長劍身體迅后撤,閃開我的一撞,雙手化為漫天掌影向我撲來。我大喝一聲:“狂戰天下?!弊笕瓝]出,朝著他力量的中心迎去,一股純黃色的斗氣光柱透拳而出,我聽到人群中有人驚呼道:“好強的斗氣?!蔽椰F在即使不變身,也有龍騎士的實力,和思年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思年想閃開我的攻擊,但他現,周圍的空氣好象都被抽空了,不論他怎么拼力閃避都無法躲開我的進攻,只得硬著頭皮將全部力量集中在雙掌上迎了過來。

    沒有任何懸念的,思年的身體被我擊的猛然飛出,重重的撞在防御結界上,要不是我最后留了手,恐怕他已經無法再站起來了。我右手捏著劍尖走到他身前,將劍把遞了過去,思年嘴角流淌出一縷鮮血,他看了我一眼,頹然苦笑,伸手抓住劍柄,我手腕一抖,將他從地上帶了起來。

    我快的勝利頓時引的全場觀眾和主席臺一片嘩然,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天都繼里瓦之后又出了一名天才學員。

    我對思年說道:“你的功夫確實不錯,可惜遇到了我,努力吧,也許幾年以后你就會擁有和我同樣的實力,記住,雖然技巧重要,但它的根本是斗氣?!?br />
    思年調勻氣息,點頭道:“謝謝你的提醒?!闭f完,轉身下了擂臺。

    由于我的出現,讓風峒學院那邊一陣忙亂,我也樂的清閑,走到天都一邊的比賽臺前,等候著下一個對手。副院長傳音道:“好小子,斗氣進步這么大?!蔽椅⑽⒁恍?,回答道:“多虧您教導有方啊?!?br />
    莊老師看著我,眼神一陣波動,欲言又止,對于她,我心中充滿了感激,和聲傳音道:“姐姐,這段時間讓您擔心了?!?br />
    她嗔怪的瞪了我一眼,傳音道:“小心比賽吧,等結束了再說?!?br />
    我點點頭,紫嫣和紫雪互相挽著手,四只美麗的大眼睛瞪著我,一付呆會兒再收拾你的樣子,我心中苦笑,呆會兒我一定讓你們好好收拾。

    在短暫的等待后,風峒學院的下一名選手走了上來,這位選手在昨天對松織的比賽中并沒有出場,是個女性魔法師,說不上漂亮,卻有著一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氣息,她手上拿著一把白色的魔法杖,上面鑲嵌著一顆圓圓的藍色寶石。平淡的沖我道:“風峒云渺,請指教?!?br />
    我點了下頭,等待她的進攻,云渺看了看我,并沒有動,淡然道:“你不拔劍嗎?”我搖了搖頭魔法師用劍?我想和你較量一下魔法?!?br />
    對于我放棄強勁的斗氣,云渺感到很以外,但她并沒有再說什么,舉起手中的魔法杖低聲快的吟唱著咒語,我不敢大意,釋放出一個風盾護在身前,云渺手中的魔法杖出淡淡的藍色光芒,藍芒漸漸下移,罩住了她的全身,云渺的眼睛逐漸也變成了澄澈的藍色,身上不斷散著柔和的能量。

    我耳中突然傳來副院長的聲音:“小心,你的對手是天生的水元素使用者?!甭犃怂脑捨倚闹幸惑@,我曾經在圖書館看到過關于元素使用者的介紹,所謂天生元素使用者是指從出生時就和某種元素有特殊感應,一生中只能使用這一種元素魔法,雖然單一,但卻比普通人修煉該種魔法容易的多,釋放時也厲害的多??磥?,她的魔法力還要在紫嫣之上。

    在我警惕大增的同時,云渺開始了她的進攻,身后的藍色長飄散起來,柔軟飄逸的雪花鋪天蓋地向我飛來,我一楞,這只是個降低溫度的雪舞魔法,在水系魔法中僅僅是二級而已,根本沒有傷害作用,她這是干什么。隨著她這個魔法的出現,比賽臺上的溫度驟然下降,我現,這個魔法由她用出來的威力要比一般水系魔法師大的多。防御強如我,都感到了一些寒冷。云渺在不斷的吟唱著,不知道她還有什么花招。

    所有的雪花都向我飄了過來,既然說過用魔法和對方比試,我就不能再使用斗技,她是水,那我就給她來點火吧,我吟唱起火系五級魔法烈火天兵的咒語:“偉大的火之精靈,請求你們聽我的召喚,匯集于前,化做烈火永生之兵,爆吧?!钡幕鹩俺霈F在我的身體周圍,圍繞著我慢慢的旋轉,一共聚集了八個火影,他們帶著暗紅的高溫在我的指揮下猛然沖向云渺。

    云渺并沒有露出慌張的神色,在火影沖向她的時候,她突然迅大聲吟唱道:“飄翔在天地間的水元素,請你們化為水之精靈,在這寒冷的大雪中盡情的舞蹈吧?!┪杈`?!痹S多淡藍色的光點開始出現在她身前,當火影遇到那些藍色光點后,竟然一個一個消失了,我心中大驚,她竟然如此輕易的就化解了我出的五級火系魔法。雪舞精靈?這個水系魔法我怎么沒有聽說過??罩械乃{點開始慢慢的向我移動過來,我接連出幾個各系攻擊魔法,都不能毀滅它們。終于,藍點臨身了,我感覺身體周圍越來越冷,從腳下開始,剛才飄落的雪花將我包圍起來,緩緩冰凍,我試圖掙扎了兩下,現并沒有辦法擺脫它們,于是,我開始凝聚起暗黑魔力,在這關鍵的時刻,我已經無法在顧忌什么了。

    云渺見我的身體被逐漸冰封住,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終于,我變成了一座冰雕矗立在比賽臺中央,云渺朗聲道:“我的對手已經失去了戰斗能力,現在應該判我獲勝了吧,如果封住時間過長,我怕他會有危險?!?br />
    臺下的紫雪已經急的哭了出來,如果不是紫嫣拉住,她早就沖上比賽臺了。紫嫣低聲對她道:“別著急,雷翔應該還有絕招?!?br />
    西倫的外事部主任已經走上比賽臺,就在他要宣布云渺勝利的剎那,包裹住我身體的堅冰突然逐漸龜裂,當裂紋布滿全身時猛然爆開,帶起漫天冰雨,我全身打了個寒戰,在人們沒有太注意之前,將所有身體表面的黑芒收攝回體內,伸手一指一道青色的魔法光環套向云渺。由于沒有準備,云渺已經來不及吟唱咒語了,被青環套個正著,頓時動彈不得。由于我在這個風系束縛術中加入了少許暗黑魔力,所以云渺根本沒有逃脫出來的機會??刂谱∷乙菜闪丝跉?,云渺的水系魔法真是很強,比起當初想冰封風問的西倫學員,簡直不在一個檔次上。剛才那個封印魔法我催動了全部暗黑魔力才破除掉,現在仍然心有余悸,如果我猜的不錯,在風峒這批參賽選手中,她的實力應該是最強的。

    我撣了撣身上的冰渣,對西倫外事部主任道:“您現在可以宣布了?!?br />
    外事部主任疑惑而驚詫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被封住的云渺,臉上有些猶豫,我隨手出一道柔和的斗氣,將云渺的身體托了出去,由于防御結界已經在外事部主任上來時撤掉了,云渺被我安全的送下了比賽臺。

    看到我連續勝利,主席臺上的年輕人坐不住了,站起來走下了主席臺,直奔風峒休息席,和風峒的帶隊老師密切的交談著。

    看到我順利勝出,紫雪才停止了哭泣,紫嫣也明顯松了口氣,沖我報以滿意的微笑。我暗自告訴自己,一定要表現好一點,讓紫嫣高興,這樣的話,只要我爭取到她們中一個人的原諒就好辦了。

    風峒下一個上來的選手是個大塊頭,用一柄巨型戰錘,剛一通報完姓名,立刻掄起大錘向我砸來,這家伙的力量還真是驚人,看上去足有二百斤重的大錘被他舞的虎虎生風,即使防御強如我也不敢輕易被他砸中,他將大錘舞的滴水不透,強勁的斗氣在大錘的帶動下嗚嗚做響,像一股旋風般不斷的向我沖擊,他這種不遺余力的攻擊讓我感到很驚詫,照這樣下去,他堅持不了多久,恐怕自己就要脫力了。我試探著和他的錘風接觸了幾回,確實厲害,在空手的情況下,我只有全力出擊才能和他的錘力相抗衡,我一邊閃躲著一邊卸去他攻擊的力量,感到有一些吃力。這樣的比試足足堅持了頓飯工夫,對手的大錘逐漸慢了下來,我知道,他要堅持不住了,運起全身斗氣剛要進攻,他突然停了下來,沖我鞠了一躬道:“我認輸?!笨此舸舻臉幼?,我是又好氣又好笑,他這是什么打法,拼命半天最后認輸?我眼角的余光無意中掃到在風峒休息席上的華服青年,從他眼神中捕捉到一絲滿意的神采對,上當了,這個大漢上來只是消耗我的體力,他們一定把勝利的希望寄予在最后一個出場選手身上。我心中暗暗冷笑,再出來一個又能怎么樣,能過云渺對我的威脅么?

    外事部主任走上臺,朗聲道:“風峒學院決定最后一場由替補選手田中參加?!?br />
    替補選手?難道風峒還雪藏了一個厲害的學員?我看向風峒的休息席,只見那華服青年脫掉身上的外套,露出里面一身勁裝,從手下手中接過一把長槍,走上臺來。

    我皺著眉頭看著他,問道:“怎么?你是風峒的學員?!?br />
    華服青年在應該叫他田中,微笑道:“怎么,就許你們天都學院換人,就不許我們風峒也換嗎?不錯,我是風峒五年級學員,今年就要畢業了,本來我是不想上來的,讓年輕的學弟學妹們多練練手,可是沒辦法啊,誰讓你壓了那么大的注,八千萬金幣對我們西倫城來說可是個大數目,我不想就這么損失掉,所以,就只有自己出手了?!彼欢妒种虚L槍,身上散出一層深藍色的斗氣,沉聲喝道:“風峒田中向兄臺請教?!蔽颐靼?,遇到勁敵了,這家伙身上出的氣勢絲毫不弱于當初的里瓦,甚至由有過之。如果在正常情況下,我有勝過他的信心,可是,在之前的戰斗中我消耗了不少體力和魔力,在不完全使用暗黑魔力的情況下,想戰勝這個強大的對手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凝神盯著他,緩緩從背上抽出墨冥,現在,我已經不能再拖大了。

    “你既然是西倫人,為什么會到風峒學習?!蔽覇柍隽诵闹械囊蓡?。

    田中道:“原因很簡單,西倫不適合我,我們家族中有很多在朝的官員,而風峒所在的天風城城主是我一個族叔,他希望我到那里進修,我就去了?!?br />
    我疑惑的問道:“可看你的樣子和西倫的領導層關系應該也很密切啊?!?br />
    田中無奈的一笑的,我大哥正是這里的城主,否則,我怎么能答應你那么大的賭注,我從小到大唯一的嗜好就是賭博,俗話說賭奸、賭詐、不賭賴,如果我輸了,即使傾家蕩產也會將賭資給你,但是,從十八歲以后,我還從來沒有輸過,為此,我只有出手了?!?br />
    聽了他的話,我對這個人產生了一點好感,最起碼他不會權勢來賴掉賭約,只是自己的力量,雖然不太光明,但也是正當手段,我揮動墨冥,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表示對他的尊重。

    田中臉上露出一陣驚訝的表情,下意識的用長槍在空中抖出三個碗大的槍花還禮。

    我沉聲道:“開始吧。我是不會輸的?!?br />
    read3;< 更新更快 就在筆趣網 www.adtlfs.live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7627/52000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7627/520006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萬古神帝、終極斗羅、滄元圖、狂神、劍道獨尊、吞噬魂帝、武動乾坤、萬道劍尊、萬千之心、仙武帝尊、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