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山海笑談間 > 第四十五章 師兄

第四十五章 師兄

新書推薦:諸天萬界卡包系統、重生后成了大佬心尖寵、重生之打卡斗羅、從小劍人開始修行、從一條狗吞噬進化、開局簽到蒼天霸體、從仙帝開始修真、無限穿越之你是誰、重生后太子開始追求我、域寂、

    就在眾人目送著新花魁進入到李府之后,才散開不久,就聽著轟的一聲,李府中一處華麗庭院的屋頂被一名衣衫不整的老者掀飛,一些隔得近的人更是聽到那一聲怒吼:“你是什么人?!”隨后便可看到整個李府上空瞬間便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法陣,這些法陣緩緩轉動,吞吐著駭人的靈氣。而在那沒了屋頂的房間之中佇立著一個黑衣女子,若是李太清在此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個女子,正是路上那被抬著送往李府的新任花魁,而她現在不只是神色中透露出一股死氣,身上現在是真的一點生機都沒有,活脫脫一個死人,卻偏偏像一個活人一般的站在屋子中央,抬頭看著那懸停在空中的老者。

    然后,空中的老者只見那女子抬起手掌,凌空一指,在其身前便緩緩的勾勒出一個白霧彌漫的法陣。上空的老者在看到那法陣時瞳孔猛的收縮,再次咆哮道:“太初陣???你到底是誰?!”雖說那老者是在詢問她,但是老者也沒有忘記出手阻攔她,只見在他的身后緩緩凝聚出一只火焰纏繞的巨猿,那巨猿尚未凝實便一拳砸向那女子,那巨拳則是在空中迅速凝實。

    雖說那老者出手的確是迅速,但仍是晚了一步,在那拳頭尚未抵達那女子周身一丈之地時便硬生生的停下了,似乎是被什么所攔下一般,任憑老者如何催動體內的靈氣,那拳頭卻仍是無法再退進分毫,而見到無法打斷這女子建成法陣,老者便果斷的自爆了自己的靈氣化形,吐出一口先前強行壓下被這女子偷襲而涌上的鮮血后,頭也不回的朝著李府深處飛去。

    在那靈氣化形爆開之后,法陣周圍卻仍是一點都沒有受到干擾,倒是四周的建筑受到了極大的沖擊,一時間沙塵彌漫靈氣肆虐,而在這一片靈氣肆虐中,一張慘白的手掌伸出法陣,只是做了個往下一壓的動作,原本肆虐的靈氣便如同頑劣的孩童見到自家嚴厲的長輩一般溫順,天地開始回歸寧靜,而一道道黑影有條不紊的從法陣中走出,陸陸續續的前往李府的各處,宛如行走在自家庭院中一般。倒是率先出來的那人走到那看似毫無生機的女子面前,伸手一指她的眉心,那女子的雙眸之間則是有了些許靈動之氣,看起來也是與常人無異了。

    而在李府之外,隨著大陣的啟動,原本在街上來回游走的“行人”們開始駐足,漸漸的將李府圍了起來,緊緊的盯著大陣,準備截殺之后從大陣中逃竄出的人,同時,在大陸上的各個‘海市’分會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黑衣人襲擊,而不管是在外運送貨物,還是在外歷練的人,只要是和海市有關的人,也同樣的遭到了襲擊,這一天,可以說是整個大陸都亂了起來。

    李府發生的這一幕可謂是讓諸多勢力瞪掉了雙眼,雖說他們也是盼著這海市盡快垮臺,可他們卻是沒想到會有人就這么傻傻的直接去攻打李府,且不說李府的那些客卿供奉之流,便是那對親兄弟,海市的真正主人,李青陽與李青辰,都是堂堂七境高手,而且憑借種種法寶,兄弟二人在七境中也可以說是最強的那一批了,所以說海市成為天下第一商會后,已經幾十年沒有人敢去挑釁這巨獸了。

    不過這并不影響各處的下人將消息傳給自己的家主,而那花神閣的閣主在得知自家花魁剛被送到李府就發生了這種事,也是有些揣揣不安起來,畢竟這事怎么看怎么巧合的不像話,就算現在說是那花魁帶了人去李府砸場子,這閣主也能信,而想到把這花魁賣給自己時那漢子的態度以及價錢,這富態婦人嚇得連退數步,直到撞到了身后的主子上才止住身形。

    這花神閣之前也并非是這種風花雪月之地,他們只是花神閣的分處之一,那花神閣也是堂堂仙門百家之一,只是不知為何,多年前上頭的管制力度便開始有些松懈,而她也就上頭松一分,她便松個三四分,慢慢的,這處花神閣也就成了眼下這般光景。此時的婦人跌坐在柱子下,雙眼空洞,一時間心如死灰。

    而就在各家勢力各自心懷鬼胎之際,一些膽大好事之人則是登上一些高處,努力的向李府之內看去,卻因那座耗資不知幾何的大陣干擾,無法看清陣內形式,只能看到陣內許多地方都有戰斗產生,之所以不敢馭劍或是借助他法騰空,完全是擔心事后被海市的人報復。

    不過,更讓這些人傻眼的是,這李府的法陣雖說發動后不久便消散了,卻也不是一開始眾人所想的那般是那些敢去挑釁的人已經被平定了,而是有著鋪天蓋地的黑衣人從李府飛出,所過之處的日光都被遮蔽,如同蝗蟲過境一般。

    不過,這一切發生之時,李太清還在看著自己的弟弟睡覺,小家伙剛才一刻不停的在給地上的法陣提供靈力,雖說不多,但他體內的靈力畢竟也沒有多少,所以在撐了一會后,小家伙體內的靈力便用盡了,然后倒頭就睡,李太清倒也不擔心他會著涼,修士雖說不能百毒不侵,但是卻也不像凡人一般容易患病,所以他也就由著弟弟在地上睡了。

    就在他撫琴望著眼前的河面發呆的時候,“咔嚓”什么東西碎掉的聲音從他的須彌戒中傳出,他也是有些錯愕的看著手上的須彌戒,緊接著,他身后的空間開始扭曲,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從中出現,不過這男子全身的靈氣紊亂,剛一出現,那男子便從袖中取出了一面周邊繪有古樸花紋的鏡子,在他們兄弟二人身上照射了一番。

    之后李太清才反應過來,問道:“父親,什么事這么著急非要動用空玉?”那男子也不多說,拋給李太清一個戒指說到:“你先別管這些,拿上這個,先帶著你弟弟躲遠點,這次的人來頭不小,那‘戰魂’的人這些年一直深藏不漏,倒是有些大意了?!币贿呎f著,男子的手上一邊變換掐印,然后那鏡子便緩緩變大,最后李太清竟是從中走了出來,懷中還抱著睡著的李太玄。

    “行了,這沒你們什么事了,這鏡花水月應該還能撐一會,你趕緊帶著你弟弟出去躲躲吧,等我這處理完了,你們再回來?!闭f完,便將還在睡夢中的李太玄隔空吸了過來,輕輕地交給了李太清之后,揮手取出了自己須彌戒中最后的三塊空玉,一齊震碎后,不等李太清再說些什么,李青陽直接用靈力禁錮住了李太清,將李太清兄弟二人推入了其中的一片空間中。

    看著那在空間中漸漸模糊的兄弟二人,男子不由得喃喃道:“清兒,玄兒,你們可不要怪為父啊?!闭f完,轉身便帶著那兩個從鏡子中走出的人朝林中奔去,路途中,原本安排在李太清周圍的死士以及扈從悄然跟上,李青陽便讓他們護送那對從鏡中走出的兄弟,而他則是收斂自身氣機,遠遠的跟在這隊人之后,并且時不時的從須彌戒中取出一些物件灌入靈力后便引導其飛向遠處,在一些地方安置穩妥之后,才繼續趕路,而那從鏡中走出的“李太清”一路上有些慌張,仿佛是在躲避什么一般,行走的路線也是毫無軌跡可言。

    而在遠方,空間一陣混亂之后,兩道人影漸漸的顯現出來,李太清腳步向后一滑,堪堪撐住地面,穩住身形后雖不甘心,卻也自知就算現在回去也只是給父親添亂,便憤憤地抱著還未醒來的李太玄打算在這附近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一邊四處尋找著可以給他們兄弟二人安身的地方,一邊查看著父親給自己的須彌戒里的東西......

    然而越看李太清越是覺得不安,記得上一次自己像這般被轉送出去后,自己的三叔便是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年,當時的李太清還小,不明白這其中的兇險,而現在看著手中的那枚須彌戒,李太清握住那枚須彌戒的手有些顫抖,望著遠方喃喃到:“千萬別有事啊?!?br />
    隨后李太清終于找到了一處山洞,在山洞四周設下一個幻陣之后,李太清才坐在山洞口憂心忡忡的看著天上的浮云,他一直被譽為年輕一輩修行第一人,但是他現在才發現自己的無力,那所謂的修行第一人也終究是年輕一輩,遇上年歲比他大一些的,資質還算是不錯的,他也就無能為力了,就像是現在,連敵人的面都沒能見上,他就已經被排除在外了。只能坐在這里等著父親的消息,同時暗恨自己的弱小。不過看到洞內的李太玄之后,他的心情也是好轉了些許,畢竟他現在還可以保護自己的弟弟。

    然而,這一日,戰魂殿之名響徹大陸!

    曾經的海市也就像那海市蜃樓一般煙消云散,真的只是曾經了。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111364/473037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11364/4730378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終極斗羅、萬古神帝、滄元圖、狂神、劍道獨尊、萬道劍尊、萬千之心、吞噬魂帝、武動乾坤、仙武帝尊、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