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若待此情成追憶 > 仙山之巔 第一百七十五章背道而馳(2)

仙山之巔 第一百七十五章背道而馳(2)

新書推薦:劍鳴亂世第一部、偏偏折騰在網劇、定五洲、六界戰云、月影花雨圖、點香仙緣、世上第一槍、六道靈尊、十方道尊、帝執、

    姜仙凝按住琴弦,抬手拆了面前信箋,混著手指涂抹的血痕,辨清了信上所言:刑少主并姜若清敬拜!

    刑少主一同前來定然是有要緊事,且姜若清此前留口訊說是要去佚城,如今不過一天便又回來了,恐怕也并非因著太過順利而回的早了。姜仙凝不敢耽擱,這一夜一天只顧傷情,過的混混沌沌。本是不敢去見師尊,卻不能因著自己心情耽誤正事。于是,便穩了穩心神,收拾好情緒,步出了若水閣。

    琴聲乍停,姜問曦睜開了眼,只見徒兒自屋中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張信箋。

    “師尊,刑少主和若清師侄在結界外候著。凝兒可要去引他們進來?”姜仙凝狠狠摳著手中的信紙,盡量把語氣說的如往日一般。但對著師尊這張臉,心中仍舊隱隱作痛,聲音也忍不住帶了一絲顫抖。

    “去吧?!苯獑栮匾琅f淡淡的回應。

    不多時,姜仙凝便引著二人走上了進山的小路。

    “小師叔,師祖可是罰了你?”姜若清見姜仙凝不似平日里玩笑,只默默的帶路,便想打探一番,也好安慰一二。

    “并未?!?br />
    “那小師叔因何不言不語?小師叔又出不去,這山上只有師祖和小師叔,難不成小師叔是在生師祖的氣?”

    “刑少主,怎么不見刑岑凌一起來?”被姜若清說中痛處,好容易暫時平復了心情姜仙凝不愿提及,便岔開了話題。

    “家里有些事情,阿岳一時脫不開身?!?br />
    姜仙凝和姜若清對看了一眼,只覺今日刑風也有些奇怪,刑岳本不管邢家宣武樓的事情,在家中只是吃喝玩樂遛鳥斗蛐蛐,什么家事需要他去處理?況且若是能上山找二人玩耍,刑岳定是不會錯過。如今五峰會上沒來,今日來青云峰竟也沒跟著。

    “可是家里出了事?還是刑岑凌出了事?刑少主可是有難言之隱?”姜仙凝歷來喜歡刨根問底,關系刑岳更是不肯放過。

    刑風略略皺眉思索了一時,粗略的道了一句“阿岳去了宮里?!?br />
    “宮里?”姜仙凝一聽,停下腳步,站在行風面前擋住去路,“可是同你邢家禁足有關?”

    刑風皺著眉頭并不作答。

    姜仙凝自是不肯放棄“我們仙門又不涉及人間之事,刑少主有何顧慮卻不能講?是不是刑岳此行有何兇險?”

    刑風嘆了口氣,微微搖頭道“唉,并非不可說,只是說了也無用。大家想我邢家帶兵去平復邊關。指名要阿岳前去?!?br />
    “又是此事?此前聽刑岑凌說過,刑少主莫不是在朝廷里得罪了什么人?因何處處針對你邢家?”

    “我邢家許久未涉足朝廷之事,此前先輩們大有效力朝廷之人,但只是平亂江湖或驅除異象,平妖除魔之類,并不能帶兵打仗。近些年來三界平和,且大家只愛求丹問藥,早就少與我邢家往來。哪里又會在朝中得罪什么人?”

    “那就是有人妒忌邢家勢力,利用朝廷打壓邢家?”姜若清也一同猜測著。

    “這人間第一大門的名號邢家早就是虛擔著。仙門中人雖不說破,但也都是心知肚明。昨日五峰會上那趙道長對刑風的態度,你二人也見過了。也無需再猜,待阿岳回來再做打算吧?!?br />
    二人也再猜不出什么,便也只好作罷,繼續奔若水閣走去。才轉身邊聽刑風在身后輕道“知你二人與阿岳要好才與你們講了此事,切勿同他人談起,以免徒增禍端?!?br />
    二人皆點頭稱是,一路再無話,只各自想著心事。不多時,便到得若水閣前。姜問曦此時已坐在石桌邊,沖了茶等著刑風到來了。

    姜仙凝依舊別別扭扭等刑風落座,便同姜若清一起站在了姜問曦身后,小聲嘟噥著“師尊是連茶也不用凝兒沖了?”

    本來只是抱怨,并不指望姜問曦作何回答,怎知姜問曦卻微微側著頭回了一句“順手而已?!?br />
    見姜問曦回了話,姜仙凝心中稍稍舒服一些,想著也許三界大戰之后,師尊氣消了,便不會非讓自己搬到外面去住,亦或是自己同往日一般賴著不走也還能使得。想到此,心中略略舒坦,便轉了更多心思在正事上面。

    “若清有何事?”姜問曦給刑風倒了茶,先開了口。

    姜若清聽師祖問自己,便提步上前,對二人行了禮道“若清才從佚城回來,佚城竟然消失了?!?br />
    “消失了?此話怎講?”刑風面露驚訝之色,想是上山來時只顧自己心事并未打探姜若清上山的緣由。

    “就是消失了,昨日眾人按照商議好的,能御劍遁地之類行的快的,便于亥時正去苗寨處集合,由阿蔓引著去了佚城。但眾人卻是遍尋不見,佚城竟然消失了。一直等到子時過了也不見佚城大門。眾人又等到白日,四處尋找秘洞法門之類,整整找了一天,也是毫無結果。師尊便遣若清回來給師祖報個信。也好通知刑少主,若是還沒動身,不去也罷了?!?br />
    “聽阿岳說,佚城中法寶甚多,還有若干精魂之氣,若是憑空消失,這些物件都去了哪里?想來還是被隱了起來,眾人沒有找到吧?”

    “若只是藏起來,那一城的魔息,妖丹卻要往哪里藏?”

    “此前你們去時,姜真人也在,不是也沒發現那一城魂魔之氣。定是有何物能隱了那些氣息?!?br />
    “來時,各門派也都分析過,此前我們去時毫無準備,也不知佚城方位,白日里借著四方陽氣隱了氣息也未嘗不可,若是到了晚上無論如何遮掩,離的近了師祖斷然也是能察覺的。如今各門掌門長老們都是帶了各家法器,專門去毀佚城的,怎可能如此多的魂魔之氣一絲都覺不出呢?”

    見幾人微微點頭認同,姜若清繼續道“何況那佚城中還有一眾前去投奔的小妖小魔小鬼,我們去時,便是人進去了也不會消了記憶,熱鬧的很。此時卻也然沒了蹤影?!?br />
    “偌大的佚城,定不會憑空消失,一定有何術法。但若是眾仙門長老都難以找尋,便也只得作罷,待它再次出現時再論吧?!苯獑栮匚⑽u了搖頭,下了定論。

    “若是不除了佚城,恐怕日后為患呀?!毙田L眼中透著焦慮,略有些擔憂。

    “這佚城,除非知曉法門,恐怕再尋上幾年也難尋得。若能將那些魂魔之氣掩藏的如此隱秘,倘若是用的術法,那修為想來早已超越了你我。又如何去尋?”

    “這世上恐難有超越姜真人修為之人吧?那便不是術法,可會是法器?”

    “若是法器,便要找到執此法器之人?!?br />
    此事議論到此,依舊是梗住,便只得告一段落,任由佚城隱匿起來,只待日后若有發現再行后續之舉。

    “刑少主可是有事相商?”姜問曦轉了話題。

    “異族齊聚異魔山可是會掀起三界大戰?”

    “恐難躲避?!?br />
    “異魔山下鎮著鬼王,此行……”刑風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微微瞥了一眼姜仙凝,似是有何難言之隱。

    姜仙凝雖覺得刑風此一眼是示意自己同姜若清二人不得聽,想讓兩人退避一時,但姜仙凝深覺此事定與自己相關,刑風才示意兩人退避。若如此,自己定是要聽一聽,便假意看不出刑風之意,依舊站著不動。

    “凝兒,去換新茶來?!苯獑栮仨槃葜甘怪赡?。

    姜仙凝何等機靈,拎起茶壺往姜若清懷里一塞,道“若清師侄,此處你輩分最小,你去換茶?!?br />
    姜若清抱著茶壺,一時沒反應過來,因何就成了自己去換茶,但姜仙凝一直瞪著自己,便只好抱著茶壺奔若水閣里去了。

    “凝兒也去吧?!苯獑栮匾琅f趕著姜仙凝。

    “凝兒無事可做,就在此處照顧刑少主和師尊?!?br />
    姜問曦轉頭看了姜仙凝一眼,姜仙凝一臉堅定,想自覺離開怕是不能,便只得把話說明“刑少主所言之事,凝兒怕不得聽,還是回避一下?!?br />
    姜仙凝今日甚是不聽話,依舊站著沒動。

    “凝兒因何不動?”姜問曦話中似是帶了一絲怒意。

    “凝兒就聽聽,若是不該凝兒聽凝兒立時便走,只怕刑少主所言之事不是不當凝兒聽,而是要說凝兒些什么吧。師尊也不用假意發怒,凝兒便聽了也無妨,還有什么能比趙老道說的難聽?刑少主但說無妨,凝兒定當洗耳恭聽?!?br />
    刑風一直知曉姜仙凝難以對付,此時一見深有感觸,但依舊不好開口,便只微微張了張嘴,又沉默了下去。

    須臾,姜問曦率先開了口:“便由她吧。刑少主但說無妨?!?br />
    刑風又看一眼姜仙凝,無奈,只得搜腸刮肚想著如何說的婉轉一些:“此次異族齊聚的異魔山下鎮著鬼王,當年三界大戰時為了鎮住鬼王是把鬼王陰氣和鬼王本體分開鎮壓的,如今這陰氣大半在姜小仙體內,此次姜小仙還是不要去異魔山了吧?!?br />
    “也好?!苯獑栮夭⑽纯紤],答得很快,想來是早已考慮好了。

    “當年因何不除了鬼王?”姜仙凝不明白,既然能抽出鬼王陰氣鎮壓,因何不直接殺了鬼王。

    “此事,想來姜真人比我知曉更多。刑風并未參加當年三界大戰,對鬼王一事也只是道聽途說?!?br />
    “那鬼王練了一種邪功,可以世間陰氣幻化肌體,只要不完除盡,哪怕只有一根發絲,也可慢慢恢復原貌。故此才將其鎮壓,并未斬除?!苯獑栮囟潭處拙浔阒v完了鬼王密事。

    “那與凝兒有何關系?”

    “此次異族偏偏選了異魔山作集結地,斷然與鬼王有些關系。如今鬼王陰氣有一部分化作陰虎,其余大部在姜小仙體內,若是此次姜小仙也去了。萬一被鬼王得了陰氣,恐怕以當今仙門之力實是無法再次鎮壓鬼王。故此刑風前來特意請示姜真人,是否將姜小仙留在縹緲?!?br />
    “不讓我去嗎?凝兒定不會讓師尊一人去犯險?!?br />
    “姜小仙,此時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要以大局為重?!?br />
    “大局與我何干?總之師尊不能一人獨去?!?br />
    “以姜小仙修為,并不能護姜真人周,反而需得姜真人時時關注?!毙田L苦口婆心卻勸不動姜仙凝,只得說了些重話。

    “凝兒修為雖不如師尊,若緊要時凝兒便是以這肉身也能擋得一槍一劍。昨日登仙閣上情形刑少主也見了,如今仙門哪還有幾個顧大局的?師尊若去了,有危難之處他們定會推師尊出去,自己躲在后面。他們越是忌諱凝兒,凝兒就偏要跟著,到時看誰敢構陷我師尊?!?br />
    刑風見無論如何也勸不動姜仙凝,便求助的望向姜問曦,想著姜問曦能說點什么,阻止姜仙凝前去。

    “凝兒可還記得師尊之言?”姜問曦微微側頭問姜仙凝,卻并未勸姜仙凝留在縹緲。

    姜仙凝微微一愣:“師尊所言,凝兒句句記在心中,但不知師尊想問的是哪句?!?br />
    “凝兒行事定要遵著自己本心,不可唐突不可急功近利不可造次。如今凝兒的本心可還堅守?”

    姜仙凝微微低了頭,已想不起當年本心是如何。今時今日,見過了生死,經過了情傷,當真不知是何種心情,難保不會有執念不會起殺心。

    見姜仙凝一直不答,姜問曦幽幽再道:“若凝兒依舊心思純凈,依舊守得住自己本心,此次要去便去。若是心中信念不堅,不能管理自己情緒,到時必定為陰氣所控,若是凝兒墮了魔,為師定不會心慈手軟?!?br />
    姜仙凝依舊想了一會,對著姜問曦釋懷一笑:“凝兒想通了,凝兒要跟著師尊,若是真的墮了魔,師尊休要手下留情,凝兒若能死在師尊手上也無憾了?!?br />
    姜問曦看著徒兒,微微搖了搖頭,轉頭問刑風:“刑少主以為如何?”

    “姜真人決定便好?!?br />
    姜問曦輕點頭,對徒兒招了一下手,自懷中摸出一顆丹藥:“凝兒把此丹服下可以鎖住體內陰氣?!?br />
    姜仙凝見師尊允了自己一同前去,心中暗暗開心,上前一把抓過丹藥拿在手中細細觀看:“師尊這是何時煉的丹藥?難不成師尊早就謀劃好了?”

    姜問曦瞥姜仙凝一眼,冷冷道:“只管吃便好?!?br />
    姜仙凝干笑兩聲:“只要讓凝兒跟著師尊,便是毒藥凝兒也吃?!毖粤T,把丹藥塞入口中。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107456/458718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07456/45871814.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凡人修仙傳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亙古大帝、求魔、無限升級系統、大奉打更人、仙國大帝、醫武神相、不朽凡人、仙武之無限小兵、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