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若待此情成追憶 > 仙山之巔 第一百七十章黃粱一夢(1)

仙山之巔 第一百七十章黃粱一夢(1)

新書推薦:偏偏折騰在網劇、劍鳴亂世第一部、六界戰云、世上第一槍、帝執、六道靈尊、點香仙緣、十方道尊、定五洲、月影花雨圖、

    姜仙凝許是真的醉了,胸中淤塞之氣和青鯉凝液一同涌上喉頭,一個忍不住,便吐了一地。一口郁結之氣吐出,姜仙凝瞬間便好似泄了氣,搖搖晃晃的癱軟下去。

    姜問曦一個健步上前,抱住徒兒的肩膀,一彎腰便把姜仙凝抱了起來“凝兒果真是醉了?!?br />
    “凝兒給師尊煉的丹師尊不吃,都送了刑少主。師尊因何掉了修為師尊也不愿告訴凝兒,寧可為了世人去吃那瞬間提升修為的丹藥。凝兒曾經想要護著師尊,再不讓他人逼迫師尊,再不讓師尊一個人在這青云峰上獨自過活。但凝兒的修為怎得就不進反退,不但護不得師尊,卻處處要師尊去救。此次佚城回來,凝兒時時恐慌,凝兒怕師尊為了他人而傷了自己,凝兒想要帶著師尊遠走高飛,永遠都不再管這世間恩怨。但師尊卻不要凝兒,師尊是不喜凝兒嘛……”姜仙凝蜷在師尊懷中,頭靠在師尊胸前喃喃自語,許是說的累了,聲音漸漸小了下去,只如夢囈一般聽不甚清楚。

    姜問曦抱著姜仙凝向若水閣走了幾步,聽到徒兒自言自語的一番表白,卻再也邁不動腳步,定定的抱著徒兒,佇立在月光之中。一切靜謐安寧,但姜問曦的心卻好似被誰丟了一粒石子,緩緩蕩著波瀾。

    “凝兒”姜問曦低頭看著懷中還輕聲呢噥的徒兒,輕聲道,“為師并非不喜凝兒,只是這塵世中是非又豈是說放便能放的。為師又怎能因一己之私累凝兒也擔上一世罵名?今日為師答了凝兒,可解了凝兒心結?”

    姜仙凝探頭向姜問曦懷中用力靠了一靠,似是已進入夢鄉,口中仍舊模糊的嘟噥了一句“師尊……凝兒心中只有……”

    姜問曦微微搖搖頭,又細看了徒兒一眼,提步奔若水閣而去。

    清瀝瀝的小雨沁人心脾,一片朦朧霏雨中月花湖畔一抹白色的身影分外清新。姜仙凝有些睜不開眼,雨絲薄薄的掛滿睫毛,發梢,清涼的雨滴鉆進脖子,涼嗖嗖的分外清爽。靜靜的佇立在竹林邊暗暗窺望著遠處那一抹化不去的白。若時間就此凝固也是萬般幸運的,畢竟這一抹白已經深深印入眼中。

    雨似乎下的大了,雨滴冰冷起來,直直的往臉上撲。姜仙凝有些冷,用手擦了一把臉,忽的睜大眼睛,一張人臉竟強行拍入眼簾。聚了聚焦,姜仙凝終于看清,眼前的一張臉竟是姜若清。

    “小師叔,你總算醒了,”此時姜若清正坐在床頭,手里拿著一只裝著冷水的碗,用手指沾著往姜仙凝臉上灑。見姜仙凝醒了,便湊上前來,笑嘻嘻的道,“小師叔,怎的就醉成這樣了?水潑的少了你都不醒?!?br />
    姜仙凝才醒來,頭腦中有些混亂,滿眼詫異的看著姜若清:“若清師侄,你怎么來了?還用水潑我?”

    姜若清竟嫌棄的笑著搖了搖頭,道:“若論起這酒桌上,小師叔卻真真是無用。也不知都醉過幾次了,竟不知用真氣化了那酒氣嗎?昨日不過是一壺酒,我們五人分食,一人也不過分得兩杯,小師叔竟也能醉成如此模樣。這事可算得一個話柄,小師叔若是不給我兩顆好丹藥吃吃,若清就去到處宣揚?!?br />
    姜仙凝白了姜若清一眼:“你就如此嘴饞,丹藥也要誆著來吃,”說著自懷中摸了一堆小瓶,扔在床上,“你自己挑吧,佚城時,你也沒少吃我煉的丹藥,如今卻又當成寶了?!?br />
    姜若清打開幾個小瓶選了一下,抓起兩個瓶子便塞入衣袖之中。

    姜仙凝一見連忙伸手把床上的瓶子收起來,一邊叫道:“你不是只要兩顆,這是拿了多少?便是讓你自己選,也不是當飯吃呀!快點還回來?!?br />
    姜若清帶著一臉諂媚的笑,一只手緊緊抓著袖口:“也不過就是三兩顆,小師叔休要小氣,小師叔不是最疼若清了,就讓若清拿回去顯一顯,讒饞那些師兄弟們?!?br />
    “你師尊怕是判辭用的少了,這山上規矩你是越發的不放在眼里,能犯的都犯了。今日的說辭,你敢在你師尊面前再說一次去?”

    “小師叔真是說笑,怎么說我也是我師尊大弟子,自然要端莊持重一些。在小師叔面前若也同我師尊和師祖一般,那豈不是就生分了?!?br />
    姜仙凝懶得跟他貧嘴,在床上盤膝做好,昨夜之事似是一點點流入腦海,姜仙凝面色有些微紅,四處掃視一番,卻不見師尊身影。

    “我師尊在哪?怎的就讓你進來了?竟讓你隨意出入我閨房嗎?……”

    姜仙凝還沒說完,只聽姜若清嗤的一聲笑了出來,又連忙用手捂住嘴,忍了回去,然后滿臉驚訝的道:“小師叔你這也叫閨房了?別說這山中都是男子,沒那些個規矩,便是有,小師叔你要說你如女娃一般扭扭捏捏,還有座閨房,那不是笑煞旁人了?!闭f完實在忍不住,又捂著嘴笑了起來。

    “有那么好笑?你這是得了刑岑凌真傳嗎?”姜仙凝蹭的自床上跳起來,依舊在床棱上碰了頭,“你不是還說我若著女兒裝便是這普天下最美的嗎?竟是誆騙的話?今后怎的信你?”

    姜若清一見姜仙凝似是真的惱了,連忙拉住姜仙凝的手臂,按在床上坐好,連聲道:“并非假話,并非假話,但若清只是說小師叔好看,但這好看跟男女也沒得關聯,魑離不是也挺好看嘛。小師叔今日這是怎的了?難道是思春了?這是思的誰?跟若清說說,若清看看配不配得小師叔?!?br />
    姜仙凝歪了一歪,靠在床邊:“你找我做甚?我師尊在何處?”

    姜若清向著窗口努了努嘴:“師祖在外面看書。我是來找小師叔去習武堂切磋劍法的。還有明日五峰聚談,小師叔可是要來?”

    姜仙凝沉吟了一會,自床上下來,輕輕走到窗口,師尊果真在石桌前看著道法書。眼中乍一出現師尊面龐,昨日種種便瞬間涌上心頭。姜仙凝閉上眼,不愿細細回憶師尊拒絕的話語。一切都好似黃粱一夢,似真似假,模糊卻又清晰。師尊的話姜仙凝有些已記不清楚,但又好似句句刻在心頭。姜仙凝轉回床邊,坐下,若是此時出門,見到師尊要作何表情,說些什么?

    “小師叔,怎得了?明日可是要去?”姜若清見姜仙凝似是有些沉悶,便探頭詢問。

    “我師尊如何說?讓我去習武堂嗎?”姜仙凝有些膽怯,心中不安。

    姜若清有些疑惑“我來時說請小師叔去習武堂切磋劍法,師祖只說了‘嗯’若清便進來了。小師叔怎得不自己去問?是喝醉了被師祖訓誡了?”

    姜仙凝抿著嘴,并未回答姜若清,頭腦一時有些混亂,坐在床頭定了定神,也罷,反正一切也是似真似假,若是師尊不提,自己干脆就假裝醉酒什么都不記得。下定決心,姜仙凝站起身,對姜若清擠了一絲笑容“自己問便自己問?!闭f著推門出了若水閣。

    姜問曦依舊翻著那本道法書,似是看的入神。姜仙凝走到師尊身旁,恭恭敬敬行了個禮,忍著心中狂跳,朗聲道“師尊,可要凝兒束發?”

    姜問曦聞言,輕輕放下書本,抬頭看著姜仙凝,頭上發髻絲絲不茍,眼色依舊清冷淡漠,沒了昨日的柔情“為師自己束好了?!?br />
    姜仙凝心中扭了一下,有一些疼,但依舊清清朗朗的道“那凝兒去去習武堂,可好?”

    “作何?”

    姜仙凝沒想到師尊竟會問的如此細致,平日里也不過就是囑咐幾句便好,一時便有些語塞“若清師侄,叫徒兒去切磋劍法?!?br />
    “習武堂可去得,明日五峰會談不可?!苯獑栮匾琅f淡淡的,但語氣十分堅定。

    姜仙凝撅著張嘴,并不敢忤逆師尊,偷眼看了看姜若清,想讓姜若清替自己說上幾句,怎知姜若清一向是懼怕師尊師祖的,任憑姜仙凝如何斜眼撇嘴,也只當然不見,只是垂手侍立。

    姜仙凝無奈,只得悶悶的應了聲:“凝兒知曉了?!北阃羟逑虑嘣品迦チ?。

    二人御劍而行,不消須臾便到了習武堂,小師侄們早已在門外等得不耐煩,見二人御劍而來,都欣喜萬分紛紛迎上前來。

    眾師侄如此熱情似火斷然不是為了切磋劍法,不過是著急聽些山外趣事,多些八卦談資而已。姜仙凝被一群師侄圍在中央拉來扯去,問東問西,想來今日若是聽不到什么能磨牙的八卦,定是不會放姜仙凝走。姜仙凝無奈,便只好尋個坐處,把在佚城如何著了君夜殤的道,如何救出魑離,如何打敗君夜殤又如何救出姜若清一眾故事,細細道了一遍。眾人皆聽得入迷,連連暗道驚險。

    姜若靜此時雖是也聽得津津有味,但心中頗有疑惑,憋到姜仙凝講完,立刻便問出了口:“小師叔你們此次佚城之行果真兇險,不過以師祖修為,這三界之中能與師祖相當的也有那么幾個,但若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能將師祖打的連連敗退的倒是聞所未聞。師祖被暗算本也就不太可能,即便真是被暗算了,中了弒仙魂被壓制個一二成的功力,也不會被人輕而易舉便傷了。此事真是蹊蹺,小師叔你果真沒有夸張?”

    師尊掉了修為之事連若清師侄都是不知的,此時也不知眾師侄里有沒有貼了假面皮的冒充之人,此事便更加不能被人知曉。

    姜仙凝勉強笑了笑,搖一搖頭道:“我斷然沒有夸張,師尊中了弒仙魂是因為我怕師尊遭人暗算,想要救師尊,結果反倒添了亂。之后打不過君夜殤,除了這幾分禁制,關鍵是君夜殤練的那邪功,若不是他把自己的影衛都吃了,怎能是我師尊對手?!?br />
    姜仙凝胡說的本事一向一流,此一番說辭倒是頗令小師侄們信服,都責罵起魔族陰邪來。

    姜若清見眾人聽完了下飯的談資,便輕輕咳了一聲,對眾人道:“聽也聽的過癮了,該談些正事了,明日五峰六族齊聚,師尊定是要出后院來主持聚會。這除佚城和三界大戰,你們可都有什么打算?”

    一眾小弟子都竊竊私語著,但卻無人起身表態。

    姜若清滿臉失望,搖了搖頭:“你們都沒有打算?就準備在山上等著?平日里打架的骨氣,如今竟沒有了?”

    “若清師侄,你就不要為難他們了。佚城的結界連我師尊都沒找到,你指望他們去找?至于三界之爭,怕是修為高一些的,想不去也是不行的他們又做不得主,你問了誰又能答你?”姜仙凝見一眾小弟子被姜若清說的都耷拉了腦袋,便出聲打了個圓場。

    “若清并不是要他們真說個什么謀策出來,只不過也該表個態,誰知竟如此膽小。真是不該問?!苯羟逶秸f越氣,狠狠的瞪了眾人一眼。

    “本來就不該問,若清師侄,你是越發的像你師尊了,莫不是等下就要拿出鞭子了?你難為他們做甚?他們便是此時喊打喊殺又有何用?”說完對小師侄們揮一揮手。

    “閑話也聽完了,都散了去練功吧,萬一老古板提早出來,看到你們如此懶散,便當真是要挨鞭子了?!?br />
    小弟子們聞言,瞬間便如鳥獸散,都跑回了習武堂。

    “小師叔,明日五峰聚會師祖因何不讓你來?”姜若清見沒了旁的人,便急忙問姜仙凝。

    “我也不知,師尊一向不管這些事,今日也不知因何便不準我去。想想自去了苗疆師尊就總有些怪異,莫不是真的被誰下了蠱?”姜仙凝又胡亂猜忌起來。

    “定然不會,師尊若是中了蠱,怕是不用下蠱之人解,自己用真氣便能逼出來。師尊不讓小師叔去五峰會,自是有師尊的道理吧?!苯魬杨^頭是道的分析著。

    “本是想著上一次也是一起進去,一起被趕出來的,此次便也同進退,結果偏被師祖給否了?!苯羟邈谋г怪?。

    前次五峰六族聚談的情景忽的映入腦海,姜仙凝輕哼一聲:“你這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不知歸元派那個老道還來不來,若是來了定要找他些麻煩?!?br />
    “這個當真是不好說,歸元派分派眾多,長老也多的很,這次來的是不是趙老道可不好說?!?br />
    “若是他來,你就告訴我,我去尋他麻煩?!?br />
    “這……”姜若清又膽小起來。

    “師尊只說不讓我去五峰會,我不去聽,我只去給找那老道尋些個晦氣。這總不算參與五峰會吧?!?br />
    姜若清聽姜仙凝說的頭頭是道,便連連點頭。此事說定,姜仙凝便回了青云峰,只待明日五峰六族會去找那找老道麻煩

    。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107456/457862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07456/4578627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凡人修仙傳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亙古大帝、求魔、無限升級系統、大奉打更人、仙國大帝、醫武神相、不朽凡人、仙武之無限小兵、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