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若待此情成追憶 > 仙山之巔 第四十三章靜觀其變(2)

仙山之巔 第四十三章靜觀其變(2)

新書推薦:六道靈尊、十方道尊、劍鳴亂世第一部、定五洲、點香仙緣、月影花雨圖、六界戰云、偏偏折騰在網劇、世上第一槍、帝執、

    姜仙凝道:“趙老道不是有乾坤褡褳嗎?小君觀里他還用過的?!?br />
    姜若懷插嘴道:“乾坤褡褳只能放些小物件,多帶些丹藥就還可以,若要放個大物件,卻是不行的?!?br />
    姜仙凝依然點點頭:“如今刑少主的劍,可是名劍?”

    姜若清點點頭:“刑少主的劍,是祖傳的,相傳是前朝名士張九鴉所煉?!?br />
    姜仙凝雖是不懂,但也微微點頭,道:“我師尊的法寶,若清師侄為何也沒見過?”

    姜若清眼光越過姜仙凝,看了看依然打坐的姜問曦,又收回目光,嘆了口氣道:“小師叔,若是沒有小師叔,恐怕若清連青云峰都沒上去過。若清第一次上青云峰還是小師叔初來山上那一天?!?br />
    姜若懷也連連點頭:“就是,想不到師尊也有如此八卦的時候,把我們四個都召來,要帶我們上青云峰瞧瞧。結果就瞧見了小師叔,那是真好似從泥潭里撈出的一般,像個小泥猴。那時小師叔便粘著師祖,濟云仙姑抱了幾次都抱不走。小師叔只管掛在師祖身上。據說,從未有人敢與師祖如此接近,小師叔怕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br />
    姜仙凝撇撇嘴:“你師尊才沒如此好心,帶你們瞧瞧逛逛,他恐怕也沒怎么上過青云峰,怕惹得我師尊不滿,若怪罪下來還有你四人一起受罰,便不會重罰,若他一人定是懼怕我師尊的?!?br />
    兩人深以為然,都悄悄點頭。

    姜仙凝繼續問道:“就算沒見過,那可聽說過我師尊用何法寶?”

    兩人都搖搖頭,姜若懷道:“不知?!?br />
    姜仙凝又道:“若清師侄,不是山上消息最靈通的。連你都不曉得嗎?”

    姜若清道:“小師叔在青云峰上追隨師祖這許多年,日日見著師祖,為何卻不知曉?”

    姜仙凝道:“我哪里下過幾次山,此次不也是最兇險的嘛??偛荒芙袔熥鹉涿钤谏缴狭脸龇▽毻嫱?。何況,若清師侄若是不說,我不是也不知曉法寶還有如此多種類說法嘛?!边呎f邊搖下頭,“別說我,若清師侄如此八卦,山上怎得還有你不知道的事?”

    姜若清道:“本來山上有規訓‘不可背后妄論他人’,何況是師祖。小師叔你來之前,更是無人敢提?!?br />
    “為何?”姜仙凝甚是好奇,師尊雖惜字如金,卻不是不好相處之人。況且,若是該說之話,師尊也不吝言語。

    “師祖百年來都在青云峰清修,若逢大妖大魔作亂之時才下山除妖,卻是來去匆匆,除畢立時又回山上了。別說我等晚輩,就是我師尊恐怕也只能在每月道場上看見師祖。師祖于眾人就是真仙一般的存在。小師叔你敢妄論太公嗎?”

    姜仙凝搖搖頭。

    “對嘛,師祖于我們就是太公般存在?!边呎f邊有些酸的看看姜仙凝,“小師叔倒是有本事,把神仙也拖下云頭了。誰能想到有一天若清也成了青云峰???,如今師祖還跟我們一起躲在這骯臟蛇洞里。師祖也太寵小師叔些了吧!”

    姜仙凝微微笑道:“我家師尊自是最喜愛凝兒,但如今師尊躲在蛇洞于寵凝兒有何關系?師尊此時不來,彼時也要來。憑你我之力,不要說打妖蛇,能闖過狼群就算造化了。還不是要等師尊來救?!?br />
    二人又深以為然,皆點一點頭。

    說起妖蛇,姜若懷心里便有些郁郁,皺著眉頭道:“也不知這妖蛇要折騰多久,這洞里甚是陰冷,衣服又破成這樣,想要睡一會也不能。真真是難受?!?br />
    姜若清也道:“就算是妖蛇累了,那蛇鱗厚若磐石,蛇皮堅如鐵甲,卻是如何下手?”

    姜仙凝道:“這個我知道,蛇最柔軟的地方便是腹部,若是削尖一個小樹枝埋在蛇道上,待蛇爬過后,必會開膛破肚。這妖蛇也是蛇,想也不會例外?!?br />
    姜若懷道:“蛇的命門不是七寸?”

    “命門確是七寸,但這妖蛇不是有鱗片護著,皮膚又堅硬,命門下不得手,便先剖了它,就算當時不死,耗它個三五七日定是難以活命?!?br />
    兩人又是深以為然。

    “小師叔是如何得知這些的?山上定是不會教這些,小師叔也沒下過幾次山,下山是大多也是在一起,怎就知道如何除蛇了?”

    姜仙凝有些尷尬的干笑了兩聲:“嗯,這個嘛……有時去習武堂,你們都不理我時,我便自己去后山竹林玩,那經常有小蛇出沒……”

    姜若懷一聽,頓時大驚:“什么?小師叔,你在山上殺生?這若是被我師尊知曉,只怕不是跪一炷香這么簡單!你這膽子……”

    姜仙凝連忙上手,捂住姜若懷嘴巴:“收聲,收聲!我也不是無故殺生,那蛇膽不是給師侄你們補了?蛇皮蛇肉均可煉丹。也算是物盡其用嘛!”

    姜若懷道:“蛇膽給我們補了?”說完和姜若清對看一眼,并不知何時吃了蛇膽。

    姜仙凝咽了下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把蛇膽與竹葉混著晨露煉成散粉,讓小弟子每日放在你們茶飲里了??膳澎独須?,清肺明目。是日常調氣佳品呢?!?br />
    兩人聽說每日茶水里都有蛇膽,胃里有些翻騰。姜若清道:“小師叔,你若在人間倒是可以學學煉毒,這下藥的本是真是爐火純青呀。竟無一人喝出異味?!?br />
    姜仙凝不以為然:“我煉得丹你們就都來搶,這散粉也是一樣,助你們修習的,怕我下毒嘛?真是沒有良心……”

    清,懷二人對望一眼,有些生無可戀。也不知還有多少吃食下過藥,還好這個只是蛇膽,其他也不知用沒用過蟲蟻之類的惡心物,姜若清想想還是不問,假裝不知省的胃中翻涌。

    ……

    其余人等都盤膝打坐,養精蓄銳,只有三人呱呱噪噪,聊起來沒完沒了。聊到興頭還哈哈大笑。

    姜天云實難忍受,自姜仙凝下青云峰之日起就沒消停過,如今更是把自己教養的極好的幾個弟子,帶的呱噪難耐,多言多語,貪圖人間玩樂。姜天云重咳了兩聲,三人也算識相,立刻閉嘴打坐,只待妖蛇力盡之時。

    妖蛇在洞中發怒,累了便休息一會,醒了就繼續撞那存著妖狼尸骨的裂縫。一連兩日,妖蛇毫無力盡之相還在發瘋。

    眾人也都有些焦躁,姜仙凝早就餓了,五臟六腑都只覺空虛,腹中咕嚕之聲不斷傳來。清靜懷三人靠在一起,雖依然還是打坐,但也是饑腸轆轆,腹中空虛。

    濟云仙姑,看看姜仙凝道:“仙凝可是餓了?”

    姜仙凝點頭:“是餓了?!?br />
    姜天云有些嫌棄的看看姜仙凝:“你都何種修為了,還不能辟谷?竟然餓了?”

    姜仙凝懶得辯解,靠在石洞上假寐。

    嘴上輕輕問道:“若清師侄,你三個可還撐得???”

    姜若清有氣無力的回道:“只是打坐也耗不得多少體力,雖是餓了,也只是虛耗真氣,再坐個三五日也不礙事。倒是刑少主和刑岑凌,人間可是說‘一頓不吃餓得慌’,這都兩日了,那妖蛇還如此跳騰,想是再跳個三日也是行的,就是不知刑少主他們能不能撐到那時?!?br />
    濟云仙姑也聽到姜若清如此說,便轉頭問刑風:“刑少主可還能撐些時候?”

    刑風微微側身,算是回了禮,道:“我們雖不能辟谷,但平日里習武也有苦修之時,三五日不吃不喝也還撐得,只是若要再如那日般戰妖蛇,怕是有些吃力?!?br />
    刑風看看刑岳,刑岳此時背靠著洞壁,雙目緊閉,一動不動。

    刑風道輕輕碰碰刑岳:“阿岳,你可還撐得?”

    刑岳平日里最喜美食,如今兩三日未曾吃喝,不論體力如何,心情卻是如墜谷底。此時聽到兄長問他,實是不想動彈,便繼續閉著眼答道:“若是那蛇不折騰了,去打打殺殺也就忘記吃不吃什么了?!?br />
    刑風見他中氣十足,只是懶怠動彈,也便放下心來。

    濟云仙姑見眾人都如此,便起身去結界前轉了一遭,見那蛇在洞中仍然四處游走,時而仰頭撞一撞結界,便轉頭對姜問曦道:“師兄,還要繼續等嗎?”

    姜問曦微微點頭,道:“那妖蛇之前憤怒之時四處亂撞,如今恐是餓了,在游走覓食。再等等,它便虛耗自己體力了?!?br />
    刑岳閉著眼睛道:“姜真人,再耗兩日,我們也是虛耗兩日體力。不如趁著有力氣,就進去吧,等過幾日沒了氣力,想打也是打不動了?!?br />
    姜問曦道:“不可魯莽,此時進入平白浪費體力,若打不過時,還是要等?!?br />
    眾人都有些郁郁寡歡,除卻肚中饑餓,心情也似墜入湖底,只敢仰望天空,卻不知何時可以浮出水面。只有姜問曦,濟云仙姑,姜天云三人,休息多時,養精蓄銳,如今卻是精神抖擻。

    姜若清暗自嘮叨:“早知今日,就該努力些,若是能辟谷,就不會落得今日如此狼狽?!?br />
    姜仙凝也悄聲道:“吃烤紅薯時,你可不是如此說?!?br />
    姜若清繼續哼唧著:“小師叔,提什么烤紅薯,越發餓了?!?br />
    姜仙凝往懷中摸摸,想找些丹藥充饑,卻抓住幾片符紙。拉出來一一查看。

    突然,姜仙凝跳起身來,傻笑著說道:“我找到個好東西,前些日子才煉得的符篆,今日剛好試試?!?br />
    姜若清道:“小師叔,是什么符篆?”

    姜仙凝開始信口胡說:“此符篆名曰——幻夢?!?br />
    姜若清無奈苦笑:“只聽過照明符,雷電符,驅陰符,化鬼符……這幻夢是個什么?”

    姜仙凝隨口道:“別管,就叫幻夢,此符可以無限擴大欲望。本來也想不出用在何處,如今到可以試試,那妖蛇不是餓了。給它用一用,管??词裁炊际抢侨?,洞里那碎石夠他吃的?!?br />
    眾人沒見過姜仙凝的新鮮符篆,皆不言語。

    姜仙凝也不在意,跳到師尊面前,伸出手,叫道:“師尊?!?br />
    姜問曦運真氣至指尖,在姜仙凝手心畫了個符。姜仙凝得了禁制通令,便拎著符篆去蛇洞處了。

    到得門前,姜仙凝咬破手指,引真氣混著血,在符上一擦,口中念道:“欲不可求,幻夢如真,急急如律令,赦!”捻符篆貼著結界一推,那符篆便飄飄悠悠奔妖蛇去了。妖蛇正趴在地上休息,符篆飄過,剛好貼在頭頂。

    瞬間,蛇頭直直彈起,一只沒瞎的蛇眼,盯著洞壁,轉轉頭又盯著地上石塊。突然,妖蛇張著大嘴舉頭撞向洞壁,似是力氣太大,把自己撞懵了,甩了甩頭。只一瞬,便又張著嘴奔地上石頭,依然是一聲巨響,撞在地上。妖蛇不斷亂撞,口中流出絲絲綠血。

    清,靜,懷聽到動靜,也站到結界外觀看。

    姜若靜道:“小師叔,厲害啊,現在我們怎么辦?”

    姜仙凝道:“靜觀其變!”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107456/444756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07456/44475699.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凡人修仙傳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亙古大帝、求魔、無限升級系統、大奉打更人、仙國大帝、醫武神相、不朽凡人、仙武之無限小兵、

一码中特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