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求魔 >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14章 南晨之地!

第二卷 風起天寒 第114章 南晨之地!

新書推薦:清玥玨、一個人的仙境、成仙志仙殤、我真不是仙二代、劍當揚、師兄總想滅了我、我有一塊屬性板、我的老爹也修仙、神道封神紀、公主大人要出嫁、

    這少年的鎮定不像是故作而出,是真的沒有驚恐似的,這種神色若是在一個老人身上倒也不罕見,可一個少年人能擁有如此平靜,絕非尋常。

    他望著蘇銘,目光沒有閃爍與波動,但在看去時,卻是微不可查的似從蘇銘的身上一掃而過,仿佛想要從一些細小的地方,找出蘇銘的來歷。

    蘇銘坐在那里,全身被獸皮衣袍蓋著,眼前這少年蘇醒后的舉動,讓他目中有了一絲贊賞,但這少年想要從他身上看出什么,卻是不可能。

    “你身上的傷勢,已經很多年了?!碧K銘沒有回答這少年的問話,而是帶著一絲沙啞,緩緩開口。

    那少年神色不動,望著蘇銘,沉默不言,他知道言多必失,索性看看這將自己擄來之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應該是在你出生不久,便被一個強者故意制傷……”蘇銘不疾不徐,繼續說道。

    那少年心中一驚,但神色卻是依舊沒有變化。

    “去感受一下你休內的傷勢,此刻有何變化。

    “蘇銘平靜的話語,不起半點波瀾,說完后,便閉上了眼。

    少年一愣,警惕的看了蘇銘一眼后,略有猶豫,閉目運轉體內氣血,他之前蘇醒后沒有去察覺,此刻這一運轉,猛的睜開眼,他在方才的那一瞬,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休內的傷勢,竟有了一些好轉。

    盡管吃驚,但他卻強自鎮定,他知道自己的傷勢是在五歲那年被人種下蠻術,但對方卻故意讓自己只傷不死,以此來拖延他父親的修行,使得其父每隔一段時間都要消耗大量的氣血來為其續命。

    甚至這種傷勢極為陰毒,這些年來,他服下了大量的草藥,可只能維持,無法讓其好轉,即便是族長的蠻公等人,也都一籌莫展,曾說過,若想要好轉,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那當年種下蠻術之人,將其殺了后,使得這蠻術化作無根之萍,方可成功。

    但如今,他體內的傷勢竟有了一些好轉,這是他無論如何也都沒有預料到,他呼吸略有急促,連忙低下頭,借重新查看體內傷勢之際,掩蓋了目中的光芒。

    他曾無數次的渴求上天能讓他恢復,他不想拖累父親,但這些年過去,他看著父親漸漸蒼老的容顏,卻是有了尋死之心,若非是還有些牽掛,已然訣別。

    這一次部落的族人來到這雨林里,是為部落積蓄藥物,他跟隨來,不是為自身療傷,而是要證明自己也是族中的一員。

    但一路上族人的保護,卻是讓他暗嘆。

    此刻他低頭中,內心一動,抬頭時不再掩飾內心,而是呆呆的看著蘇銘,神色上露出激動與對生命的渴望。

    “你……“少年深吸口氣,聲音有些顫抖。

    “你體內傷勢頗重,我也無法讓你痊愈,但略有好轉還是可以做到?!碧K銘睜開眼,隱藏在衣袍內的雙目望著那少年,似可以看透此人內心,淡淡的說道。

    少年被蘇銘這目光一掃,頓時有種仿佛被看穿了一般的錯覺,他自小心智不俗,之前的激動與渴望,都是他故意露出,此刻聽到蘇銘的話語,他內心松了口氣,若是蘇銘言辭很是肯定的話,他反倒不會去相信。

    對于自己的傷勢,他很了解。

    “你想要什么?”這少年沉默片刻,神色恢復如常,把其緊張深深的隱藏起來,看著蘇銘,輕聲開口。

    “這里是什么地方?”蘇銘沒有在這上面浪費心機,而是直接問出,他要獲得的信息本就會讓人難免看出端倪,索牲也不隱藏。

    “這里是廣邯”那少年輕聲開口,但心中卻是一動,又繼續說道:“廣邯林很大,此地只是其一部分,再向深處,那邯山之后還有更產闊的雨林,具休有多遠,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從我來的方向出去,約半個月的路程后,是邯山城,此城以山修建,因其處于去往天寒大部的必經之路,故而極為繁華?!鄙倌暾f的很是詳細,盡管內心有所疑惑,但卻沒有表露出來。

    “天寒大部……“蘇銘皺起眉頭,暗嘆一聲,他從小就去過的最遠的地方,就是那風圳部落,至于其他的部落,從未聽說過。

    “天寒大部是南晨之地兩個大部之一,邯山城所在,是南晨之地的南面?!鄙倌昕戳颂K銘一眼,解釋起來,內心對于此人的疑感,也越來越深,隱隱察覺出,蘇銘應不是此地之人,這個猜測,讓他對蘇銘的敵意,少了很多。

    他最擔心的,就是對方為部落的敵對之人,如今通過一些蛛絲馬跡,使得他放心不少。

    “邯山城是哪個部落的?”蘇銘話語如常,他若非是有心讓這少年安心之下可以問出更多的信息,也不會讓其看出端倪與那些蛛絲馬跡。

    蘇銘的這句話,讓那少年更為放心起來,臉上露出微笑。

    “邯山城不屬于一個部落,而是屬于三小部落,分別是普羌部、顏戈部、還有就是安方部,由這三個部落共同控制。

    我就是普羌部的族人,前輩有能療晚輩傷勢之蠻,何不加入我普羌部,成為客家身份。我普羌部對于客家之人很是尊重,前輩若是答應,必定可有一歇之處,且能更好的了解此地,甚至若機緣巧合,還可被獲得拜入天寒宗的資格!“那少年說道這里,似隨意的打量了一下蘇銘的身體。

    “拜入此宗,太難了?!碧K銘神色平靜,這少年的舉動都被他看在眼里,一眼就可看穿其內心,與他比較,眼前之人只是一個拉蘇罷了。

    少年摸了摸鼻子,訕笑道:“前輩說的是,不過進入天寒宗雖難,可也并非沒有可能,邯山城十年前,真的有人成功度過了考驗,成為了天寒宗之蠻?!?br />
    蘇銘略一沉吟,站起了身子,他能看出這少年所說除了其自身身份外,其余應大都屬實,這些信息被就不是什么隱秘,對方也沒有必要說謊,將這些信息在腦中整理后,蘇銘對于此地有了一些大概的輪廓,這里,是一個完全與他所在的地方不同的區域。

    實際上這一點,他在夜晚時看著星空,就有所發現,這里的星空熟悉中帶著一些陌生。

    起身的蘇銘,沒有去看那少年,他甚至連此人的名字都沒有去問,即便是對方自己說出屬于普羌部,他也同樣不會問詢,且少年言中所屬部落,蘇銘也沒有絲毫相信。

    與其比較,這少年盡管聰穎,但卻透著稚嫩,如沒有經歷過風浪的雛鳥,看著他,蘇銘似能看到以前的自己。

    直至蘇銘向著雨林內走去,那少年完全愣住,他內心已經想好了后續的很多變化,甚至已經準備了一番言辭,最終的目的,是要確保自己的安全,可如今這全部的準備,都在蘇銘那隨意的遠去中,一點用處都沒了。

    “他竟真的只是問一些附近的信息……此人很怪,但應沒有惡意……”這少年摸了摸嘴,實際上他在蘇醒之時就察覺到,嘴里有一股澀澀的感覺,應該是被服下了一些什么。

    結合其傷勢的略有好轉,再加上此刻看到蘇銘不聞不問的離去,少年內心終于確定,眼前這個人,對自己,的確是沒有惡意。

    “他若想害我,根本就不必替我療傷,嚴刑逼供下,這些不涉及到部落隱秘的事情,我自然也會有選擇的說出……

    但他卻沒有,反倒是先給我療傷……還有他之前將我擄來時引出的黑刺獸,現在看來,也是他有意選擇了此獸,因此獸只相當于凝血第七層左右,阿猛大哥可以對付,且不會讓族人有死亡?!?br />
    少年腦中念頭百轉,眼看蘇銘的身影就要消失,連忙起身快跑幾步。

    “前輩留步!”

    他的聲音在這雨林內傳出,可卻沒有讓蘇銘停下腳步,其身一晃,就消失在了少年的目中,遠去不見。

    這少年追了一段路程,沒有什么發現,臉上不由得起了懊悔之意。

    “唉,這人怎么走的這么快,我是謹慎過頭了,錯失了療傷的機”少年越想越是后悔,神色中起了猶豫,似有些難以下定決,s。

    此刻,遠處雨林里有嗖嗖之聲傳出,這少年沒動,他能感受到,那是族人在接近,果然沒過多久,那凝血第七層的青年一步沖出,其身后跟著那些族人,沒有死亡。

    看到這少年平安,這些人都松了口氣,那叫做阿猛的青年走近后低聲問詢,但少年卻是搖頭,沒有開口,更沒有將與蘇銘的交談說出,他的心里,有自己的念頭,且不再猶豫,而是堅定下來。

    雨林內,蘇銘默默的走著,他的衣袍已經取下,神色帶著迷茫,向著前方的山巒而去。

    “南晨之地?!?br />
    “邯山城?!?br />
    “天寒大部……天寒宗!”蘇銘不懂什么是天寒宗,但通過那少年的話語與神色,他隱隱有了明白。

    “這天寒宗,應該是一個與部落不同的存在……”

    “這里是南晨之地,距離我的家……有多遠……“蘇銘輕嘆,他只記得那黑袍人說過,鳥山是西盟區域,風圳部是苗蠻弱脈。

    推薦票跌落到第六,!提供無彈窗精品小說閱讀

本文網址:http://www.adtlfs.live/book/103/792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biquw.com/book/103/79293.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熱門小說:凡人修仙傳仙界篇、凡人修仙傳、求魔、無限升級系統、仙國大帝、不朽凡人、醫武神相、亙古大帝、仙武之無限小兵、逆天邪神、

一码中特公式